第二章 甘为棋子

    门开了,月亮的银辉倾泻到公子清浅的屋子里。

    一袭白衫的柔心轻轻地走了进来。她的面孔雪白,眼眸晶亮,唇红如桃。

    公子清浅的袍袖一展,屋门“吱呀”一声关上了。

    他搂住了柔心的腰肢。柔软无骨的感觉使得公子清浅的呼吸有些急促起来。他不自觉地吻住了她的(娇jiāo)唇。

    “啪”地一记清脆的耳光响过,公子清浅松了手,他的凤目渐渐的瞪大,瞳孔慢慢地收缩。

    他反掴了柔心一掌,怒声吼道:“滚!”

    柔心的(身shēn)子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她跌在了屋门口。殷红的血顺着她的嘴角溢出。姚童打开房门将柔心扶了出去。

    一个月后,公子清浅吩咐姚童将柔心送往霓虹苑。

    “公子!你就原谅她吧!”姚童知道霓虹苑是什么样的地方。他替柔心求(情qíng)。

    “她别无选择!”公子清浅微微叹了口气。

    柔心去了霓虹苑。她心(性xìng)聪慧,学东西很快。况且她从在司马夫人指派的人熏陶下长大,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她只需要学些魅惑之术而已。

    她的脸被公子清浅打得不轻,到现在还得戴着面巾。所以,她尽管在霓虹苑很出名,却无人见过她的真容。

    三个月后的一天,公子清浅的得力护卫刘涛急匆匆走进了他的书房。

    刘涛行过礼之后,来到了公子清浅的(身shēn)边耳语片刻。

    “死了?”公子清浅轻呼。

    “是!一刀毙命!”

    “够狠的!死者是谁?”公子清浅最关心的是这个。

    “杨太师之子杨风!”刘涛声道。

    “该死!你去找个有罪之人顶了吧!”公子清浅将手中的书简放下。

    “是!”刘涛拱手行礼后,转(身shēn)(欲yù)走。

    “等等!谁管霓虹苑?”

    “柳三叔!”

    “让他出去避避风头!霓虹苑暂且关了!去吧!”公子清浅的拳头握了握。然后他起(身shēn)往柔心的院子而来。

    “你怎么把他给杀了呢?这可怎么办?”姚童知道柔心所杀之人来头不,人家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柔心站在院里的梨树下闭着眼睛。她的脸色惨白,浑(身shēn)冰冷。

    “你的胆子真不!怎么?现在知道怕了?说!为什么杀他?”公子清浅走到柔心的面前((逼bī)bī)视着她。

    她仰起头,毫不畏惧地看着他。

    “他要轻薄于我!”

    “呵!难道你不知道霓虹苑是什么地方?”公子清浅一把扯下柔心的面纱。她的左脸颊靠耳朵的地方还有一个浅浅的红印。

    公子清浅的右眼跳了一下。那是他的杰作,他怎么会忘记?

    “知道!但是我做不到!”柔心已经不再害怕了。她大不了以命相抵!

    “我可以救你!但是你……”

    “我的命以后是你的!”柔心毫不犹豫地道。

    “我不要你的命!我要你去一个人的(身shēn)边!”公子清浅的话柔心明白。

    “好!”柔心吸了吸鼻子。她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她只知道自己是被司马晴养到五岁。然后,她被送到了一个道观拜师学艺。

    直到十一岁时,公子清浅的母亲司马晴派人把她接了回来,并让她一心一意地伺候

    公子清浅。

    司马晴临死时让她去说话。柔心在司马晴面前发誓:誓死守护公子清浅,唯他命是从!

    接下来的(日rì)子里,柔心每(日rì)到公子清浅的屋子里看有关二皇子司马诏和公子瑾阑的一些信息。

    柔心的衣着和发髻也有所改变。她要把自己变成一个大家闺秀的模样。

    偶尔,公子清浅累了。柔心便会给他****肩背。她的动作轻柔,却不失力道。

    公子清浅这才感觉到柔心会功夫。不然一般的女子哪里来的这股手劲儿?

    “你以后****的时候要轻柔些。不然会被他人看出端倪!”公子清浅伸手去拿茶杯。正巧柔心也去帮他拿茶杯。两个人的手放到了一处。

    公子清浅抬头看着柔心。柔心也温柔地望着公子清浅。其实,她早就从心里喜欢上了公子清浅。但是她知道自己的(身shēn)份。

    “公子!三皇子来了!”姚童进来禀报。他恰巧看到了这一幕。他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该来的总会来的!你准备好了吗?”

    “嗯!”柔心端着茶杯走出书房。公子清浅看了看自己修长的手指。

    三皇子司马浩最近没见到公子清浅。所以他只好来找他。他刚要进书房,就看见一位绝美的女子从里面出来。

    柔心冲三皇子司马浩施礼后就走开了。独留下三皇子站在书房门口望着她的背影发呆。

    “见过三皇子!”公子清浅从书房里走了出来。

    “我说怎么见不到你了!闹了半天你是金屋藏(娇jiāo)啊!”三皇子拉住了公子清浅的手叫道。

    “她只不过是我的一个表妹!”公子清浅将三皇子拉到书房内。

    “这么说你们没关系了?”三皇子的心里有些喜悦。

    “她是我们的一个棋子!”公子清浅扶着三皇子坐在了几案后。他坐在了三皇子的旁边。

    “棋子?”三皇子有些不明白。

    “你把她送到你二哥的(身shēn)边即可!”公子清浅给三皇子斟了茶。

    “我还真有些舍不得!”三皇子手持茶杯看着门外。

    “江山美人不可兼得!”公子清浅一句话点醒了三皇子。

    三皇子带走了柔心。过了几天,三皇子设宴请自己的族亲畅饮。

    席间,柔心被指派服侍二皇子。二皇子虽不好女色,但是也被柔心的容貌所吸引。他临走时便向三皇子开口要了柔心。

    柔心去了二皇子府中。二皇子已经有了一个正室和两个侧室。

    正室严敏见二皇子带回来一个(娇jiāo)弱柔美的女子,心中很是恼火。于是,他派人去找公子瑾阑。

    柔心正心地侍候二皇子司马诏用晚膳。公子瑾阑便直接走了进来。

    他仔细看了看正低着头给二皇子****肩背女子,然后开口道:

    “此女子如此妍丽,世间少有!”

    “能得瑾阑夸奖的女子实在是不多!你若喜欢就给你!”二皇子素来知道公子瑾阑不喜女色。所以他随口一说而已。不想公子瑾阑居然道:“如此就多谢了!”

    二皇子心中虽有万般不舍,但是话已出口,再也收不回来了。

    “你,去吧!”二皇子手扶膝盖低头叹息。

    “是!”柔心跪地施礼。然后她低头轻轻地走到公子瑾阑(身shēn)边行礼。

    “他如同我一般!”二皇子抬头看着公子瑾阑道。

    柔心忙要跪地行大礼,却被公子瑾阑的扇子擎住了。

    “不敢当!姑娘请起!”

    柔心站起(身shēn)看向公子瑾阑。他的话语虽然温和谦恭,但是他的神(情qíng)却是孤清冷傲的。

    这女子眉如烟黛,眸清如水。果然是个佳人!公子瑾阑眼睑微微下视一会儿,方觉得自己的心绪有些不稳。

    “走吧!”他拢了一下自己的披风,转(身shēn)就走。柔心只好跟了去。
重要声明:小说《公子如兰,美人如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章 甘为棋子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