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这是几百年前?可是这些事(情qíng)为什么城主府的典藏里一点记载都没有?为什么?”知道了这些人(身shēn)份的李牧觉得自己更晕了,“自己为什么会看到这些?是那把雪霁剑?”

    “你不是我在等的人。”

    正当李牧在思索地时候,一道让李牧觉得似曾相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一个(身shēn)着灰色长袍的男子出现在李牧的面前。

    “你是谁?不对,你,你是吴琦!?”

    眼前那人点了点头。

    “不对,不可能,你还活着!?”

    “没有,我现在只是一道残念而已”,那人无所谓的撇嘴一笑。

    “残念!?几百年!”

    “是啊,如果不是那个时候窥视到了那个境界的话,应该也撑不了这么久的吧”

    “那个境界?”

    “是啊,王之上”

    【王之上?所以说,炼神之上,那是!】,李牧想到了这一点顿时瞪大了眼睛。

    “是啊,那种境界,虽然我只是窥探到了那么一丝,但是我能清楚的感受得到这天地的一切,真想看看啊”,那不知活了多少年的残念突然感叹了起来。

    “所以?”

    “我在等一个希望”,看出了李牧的想法,那残念主动解释到。

    “希望?”

    “是啊,一个希望,本来以为你是的,可你终究不是这个世界的希望”。

    “这个世界!”李牧听到了重点,“你知道!?”

    “那个境界,我叫他天境”,灰袍男子一脸含笑的看着李牧。

    “天境,看起来倒是(挺tǐng)贴切的,与天相和”,李牧也明了,“所以现在呢?你是想要继续等下去吗?”

    “等不下去了,我能感受得到,它快要出来了,也许原来我还能撑个一会,可惜啊,没想到出现了一个你”

    “怪我喽”,李牧毫不犹豫的赏了他一个白眼,“你刚才说的那个他是?”

    “你应该刚刚也看到了吧,那场战争”,那道残念先是问了问李牧,可还没等到李牧回答呢,那道残念就开口了,“那个人,不,那应该已经称不上是人了,抛弃了一切,只剩下了纯粹的恶,那种东西”。

    说到这里那道有些模糊的残念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愤恨与惧怕,“那次,如若不是我们三个同时窥探到了一丝天机,那么这方天地可就不一样了啊”。

    看着突然变得感慨起来的残念,李牧虽然不是很想打断他,但是讲故事讲了一半就停下来很吊人胃口啊喂!

    “所以说你说的那个东西就是你们当时的敌人?”

    “没错,但是确切的说那时的那个人只是一个载体罢了”,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对着李牧问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现在你们的体系应该出现了问题吧?”

    “体系?出问题?”李牧听着一头雾水。

    “哦~这我倒是忘记了,你不是此界之人,这些东西你不知道也是正常。”

    “那肯定啊,欸,好像哪里不对”,,李牧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我凑!?你这什么,是个人都能知道我是穿越者了吗?你这系统不办事儿啊”,李牧问着系统。

    “宿主,能不能不要总是一惊一乍的,(身shēn)为宿主,你要优雅,要淡定。”

    “???,我真是太难了,你看看人家某起点XX院,人家那系统,票子妹子,神兵法宝要啥有啥,你再看看你,结构单一,不对,功能单一,现在连偷渡都做不好了,天天被人家发现。”

    “宿主,我好像和你说过我们这可不是偷渡,而是合法入境,和我们做生意的(划掉),我们所沟通的可是各方天地,去那不是被堂堂正正的。”

    “这个时候走神可不好,我可是撑不了多久了”,灰袍男子的残念打断了李牧和系统的交流。

    “欸,抱歉抱歉,你继续说”,尴尬的笑了笑,示意他继续讲下去。

    “当年那一战,我们几乎汇集了整个大陆的控卡师,其中一位甚至硬生生隔开了空间,好让我们那一战不会波及到普通人”,微微停顿了一下,继续说到,“虽然那个作为载体的人被我们合理击杀,可是我们终究不算真正的胜利。”

    “没赢?”

    “不,我们勉强算是赢了,可是除了我们三个我不知道还有没有人从那场战役中存活下来,而那个东西也被我们三个打散,分别镇压在三个地方,我们三个分别镇守一方,我闲着无聊,就在这上面建立了神剑帝国。”

    “这不是很好嘛?”

    “并且在哪之前,不知道它做了些什么,我当时看到了,是真的,我看到天哭了,它受伤了”,说到这里吴琦还有些难以相信。

    “然后呢?”

    “后来我们赢了,可是出来以后,我们所有的卡牌都仿佛失去了生命一般,再也没有人能练出完美的卡牌,仿佛是天地间不(允yǔn)许出现一般”。

    “什么意思,所以说还有比那种金色的卡牌跟厉害的?”

    “不,那种东西怎么能算作是完美的卡牌,这些东西在我们那个时代不过是稀松平常罢了,可现在,却是成了完美的象征,这种没有灵魂的东西,哼”,吴琦仿佛对着那外面那些带着优越感的制卡师制作出来的卡牌嗤之以鼻。

    “注入灵魂?”

    “差不多,真正的卡牌是有生命的,他们不仅仅是工具,更加是我们的伙伴。”

    “所以为什么这些在外面好像都没有记载?”

    “那是当然,天地间不(允yǔn)许那种东西的存在,准确的来说那个东西不(允yǔn)许”

    “为什么?”

    “不知道,但是一定有原因。”

    “所以说……”

    “那个东西我们杀不死,只能镇压,我们原想它会在长时间的镇压之下渐渐消逝,但是我没想到,那个东西在长时间的镇压之下并没有就此虚弱,反而更加强大了,原先以我这道残念还能撑个一两百年的,没想到你来了。”

    “所以难道不是你带我来这里的吗?”

    “不,不是我,是她”,在这个时候泛着幽光的雪霁出现在他的旁边,不断地飞舞,似乎再对着吴琦说着什么。

    “它?”李牧更加疑惑了。

    “对,我在最后交给了她一个任务,带着她认可的人来到这里,很明显她认错了”,说到这里,吴琦苦笑了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莫名开始拯救世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五十二章 仙!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