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剑装附体!(求收藏!)

    两(日rì)后,清晨。

    戴着面具的张不语早早的来到了宁市一大聚集地,等待人员汇集好后出发完成他人生中第一个任务。

    “你就是前两天单独完成黑铁考核的‘面具狂人’吗?”一个粗狂大汉见到张不语后,立马起(身shēn)向其走来,“我是柳阳光,他叫王成,我和他是这次同你一起接下‘清扫狼群’任务的探索队队长!”

    张不语顺着柳阳光的手势看到沙发上一男子向他微笑示意,便点头道:“你们好,叫我‘独狼’就行。”

    柳阳光哈哈一笑,道:“‘面具狂人’多霸气,听你声音应该年纪不大,叫‘独狼’未免太中二了吧!”

    张不语听闻后,面具下的额头成“井”字状,心中暗道:就算真的很中二,你也不要当面给我说出来啊喂!混蛋!

    柳阳光是个自来熟的人,即使张不语不怎么理会,但还是很(热rè)(情qíng)和后者拉起了家常,顺便介绍起自家小队的三名成员。而柳阳光小队成员纷纷都是无语状,显然对自家队长这个(性xìng)格也是无奈。

    “哟,你就是那个‘面具狂人’么?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嘛!”一道刺耳的声音从聚集地门口传来,一个长相刻薄男子大步走来,“小子,你接的这个任务,大爷我看上了,我劝你将任务转交给我,不然可别怪大爷我欺负新人了!”

    “何坚!你做事别太过分!”柳阳光顿时拍桌而立,对着刻薄男子怒道。

    “柳阳光你可别多管闲事,别以为我真怕你!”何坚忌惮的看了眼柳阳光,接着道:“小子,我知道你个人实力很强,但是你小队可只有你一人,没人帮你召唤防御型战兽,你说一会万一发生点什么意外,哈哈,是不是有点得不偿失了!”

    张不语心中邪火顿生,暗中激**内一张战兽卡,语气森然道:“是么?那我倒要看看我会发生什么意外!”

    战兽卡:剑魂

    剑装附体!

    一件极具狰狞的暗红色铠甲出现在张不语的(身shēn)上,他以众人无法反应的速度,(身shēn)形骤然由静转动,一拳轰在了何坚的(胸xiōng)口,将其打的倒飞出去!

    人物卡:张不语

    状态:剑装附体

    综合属(性xìng):(普通人各项属(性xìng)平均为5)

    力量:10(2星锻体境加成)+26(剑魂加成)

    敏捷:12+26

    体力:11+26

    源力(魔力):260+26

    剑装附体状态下的张不语其(肉ròu)搏能力完全可以硬刚一只1星风狼不落下风,要知道普通人类的各项属(性xìng)平均值才不过是5,成为2星卡牌师“源力”锻体后才能稍微提升点属(性xìng),像张不语除了“源力”属(性xìng),其他平均值也只是11。

    毕竟卡牌师是运用天地“源力”激活各种卡牌作战,在初期对(身shēn)体的加强并不显著,只有到了3星融(身shēn)境后,将战兽融于己(身shēn),才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而何坚不过一是2星锻体境,力量与体力值只是正常水平,怎么能抵挡的住,剑装附体下张不语38点的力量,这可是差不多整整4倍的力量差距。

    所以其直接被张不语一拳砸的(胸xiōng)膛塌陷,多根断骨破体而出,要不是他好歹是名2星锻体境的卡牌师,若换成常人,已经是死的不能再死。

    “快!土狼犬攻击面具人!”一名何坚队伍中的1星卡牌师慌了神,竟在公众场合召唤战兽攻击他人!

    张不语精神力和“源力”何其强大,在这名卡牌师召唤其战兽时就已经察觉并做好了战斗反应。

    只见张不语手握背后暗红色重剑,黑暗能量缠绕周(身shēn),对着迎面而来的土狼犬顺势劈出,一剑劈在了土狼犬的头上用力挥下,将其血腥的斩成两半,当场格杀!

    土狼犬的鲜血溅在了暗红色铠甲之上,顺着铠甲表面滴落而下,何坚小队剩余3名卡牌师们都骇然的看着张不语,失去了出手的勇气,而出手的那1星卡牌师已经瘫倒在地,不敢相信自己的战兽居然被一剑斩杀。

    “强者之威不可辱,我比这何坚强,他今(日rì)辱我,我便给他一点教训,你们可有意见?”

    张不语的双眼带着一股疯狂之意,慢慢扫过那3名卡牌师,漠然开口。

    3名卡牌师早被吓破了胆,此时听到张不语发言,拼命摇头,生怕慢摇一步,就会被这人形暴龙一剑给劈了。

    “滚!别让我看到你们,不然这何坚就是下场!”

    3人松了口气,立马将昏迷倒地的何坚扶起,飞快逃离这个恐怖之地,这速度之快,似乎恨不得爸妈少给他们生了条腿。

    张不语见几人已经离开,便取消了剑装附体,将【战兽卡:剑魂】回收体内。

    这个技能果然霸道,就是黑暗力量带来的负面(情qíng)绪太多,刚才竟让我萌发出杀人灭口的想法。以后必须要小心使用,酿成大错就来不及了。

    张不语心中有些凝重的想道,但好在此技能没有其他副作用,只要小心使用便可接受。

    “‘孤狼’我看你就叫‘面具狂人’得了...你这暴力形象真的符合‘面具狂人’这个称谓。”场面一度诡异安静,而柳阳光天生属话匣子的,受不了没人说话的场景,于是点了根烟压下心中的震惊,缓和气氛打趣道。

    “随你,反正就是个称呼,怎么样都行。”

    张不语耸了耸肩,表示自己并不在意。

    原本柳阳光还想开口多说两句,但此时一辆军用卡车急停在了聚集地门口,显然是到了任务出发时间。

    一名壮汉快速的从车上下来,神(情qíng)着急的对柳阳光喊道:“老柳,让参加这次任务的其余两支探索队队长,带着他们的人快点上车!”

    柳阳光对着王成点了点头,不约而同的招呼起自己小队队员,起(身shēn)上车。

    平时大家开开玩笑,打闹唠嗑都没问题,但执行任务的时候必须拿出百分之120的态度对待,这是对委托方的尊重,也是对自己生命的尊重。

    “老余,这次什么(情qíng)况,听你语气似乎有点麻烦。”

    柳阳光和那叫老余的壮汉显然是熟人,刚上车前者便开口询问道。

    余姓壮汉从烟盒中抽出几根香烟发给柳阳光,王成,张不语三人,随后又给自己点上一根,深深吸了一口,郑重开口道:“嗯,(情qíng)况不容乐观,早上一名侦查队员牺牲自己带来的最新消息表明,这群风狼的数量又增加了,似乎在做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qíng),我们必须赶在之前阻止它们,不然后果堪忧!”

    王成眼中闪过一丝挣扎,一边点着香烟一边说道:”余队,现在任务难度上升,可否增加我们的奖励!“

    “这是理所当然的,这次任务有异变(情qíng)况,让我们警卫队始料不及,但宁市都会给予大家满意的报酬,这点我可以用我人格保证!”

    “那便好,毕竟宁市是我们的家乡,为家出一份力也是我们应该的!”

    余队长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王成,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听过你的事(情qíng),但你一定要量力而行,这次任务比较危险,不可大意之下丢了(性xìng)命,不然什么都结束了。”

    “我不会犯傻,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重要声明:小说《卡牌大天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十七章:剑装附体!(求收藏!)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