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赵薇遇难

    飞来的弓箭不长眼睛般的胡乱冲撞,丝毫没有躲避行人的意思,就连树梢上,丛林峡谷间,到处都留下了他们的踪迹。

    “这里。”

    翠花爬着躲到了一旁的一块岩石下,对着薛宝贵和赵薇等人喊道。

    就在翠花喊话的时候,赵薇似乎是被有意针对一般,无数支弓箭朝他(射shè)来,这对于不懂功夫的赵薇来说无疑是灭顶之灾,但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薛宝贵朝赵薇跑来,一把扑倒了赵薇,弓箭穿梭而过,宝贵说道:“你不想活了么,还不多躲起来。”

    而此时,两名士兵爬着来到了赵薇面前,扶着赵薇半蹲着寻找掩体。

    “嗖”

    两支弓箭(射shè)来,不偏不倚,正好打中了旁边的一块岩石之上,就在赵薇的耳畔旁飞(射shè)而过,泠冽的锋芒还有箭羽呼啸而过留下的回音,久久不能散去。

    紧接着,又是树枝弓箭飞来,眼看就要躲不过了,一名士兵直接用(身shēn)体挡在赵薇的面前,一抹鲜血,透过弓箭的箭头喷(射shè)而去,洒在了赵薇的脸上,一时的错愕和胆寒令他忘记了接下来该怎么办了,就在这时薛宝贵拉着赵薇道:“起来,这里不能久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那名士兵被数十支飞来的弓箭洞穿了(身shēn)体,口中留着鲜血哽咽的说道:“赵大大,快走,快走......”

    赵薇眼角中留着泪水,随着薛宝贵的拉扯下,一句奔波,终于来到了一处山石之间,躲过了弓箭的攻击,然而紧接着就是敌人的全力围杀了,说来也奇怪,自己的士兵不是很勇猛么?怎么面对飞来的弓箭,来不及躲避就死了真的多呢?这个问题很严肃,也很是简单。

    因为从长安逃到洛阳就有数千公里的行程,而且是拖着疲惫的(身shēn)子马不停蹄的赶往洛阳,面对敌人的重重关卡和追杀,赵薇和手下的兄弟早已筋疲力竭了,来到洛阳又遭遇埋伏,所以他们才显得如此不堪。

    “兄弟们,下去搜捕,发现漏网之鱼立即给我杀掉。”

    赵薇和薛宝贵还有一名手那战刀的士兵,三人躲在岩石后面,不敢冒头,也不知道现在敌人怎么样了,是不是该搜到这里了?众人一阵迟疑之后,一名敌人大声说道:“兄弟们这里有一个美妞,你们看,这姿色不错。”

    翠花尖叫道:“救命,你们想干什么?”

    薛宝贵原本还很赵薇一起,当他听到翠花的声音传来,哪里还做得住?宝贵站起(身shēn)来,那把破旧的唐刀在他的手里显得是如此的契合,但是在那群敌方士兵的眼里却并不是这么认为的,他们哈哈大笑道:“兄弟们,你们看,这人和这刀一样破旧不堪。”

    赵薇和另外一名士兵也站了起来,他们哪里见的宝贵一人去冒险?就算是大难临头了,兄弟们也要一起扛,这个战场虽然残酷,但是,有兄弟的地方就有温(情qíng)。

    范增这时也站出来了,只见他来到众人的面前,哈哈大笑道:“林懋霖,你这样对我,我就让你尝尝失去亲人的痛苦,长安来的,一定和你关系非同一般吧。哈哈哈。”

    越说他越高兴,越说他越有优越感。

    赵薇听到林懋霖三个字,眼睛一亮,完全忘记了自己还(身shēn)处险境呢,然后用期待的声音问道:“你说你知道林将军在哪?能不能告诉我。”

    范增看到赵薇如此关心林懋霖,骄傲,不可一世的姿态更甚了,只见一脸嚣张跋扈的脸面,说道:“你是他的什么人?那个千刀万剐的罪人。”

    赵薇听到范增的话之后,(身shēn)体不由的向后退了退,露出怯怯的表(情qíng),道:“你是林将军的敌人,那你就是我赵薇的敌人,兄弟们,上。”

    可是这是赵薇(身shēn)边只有一名士兵,那名士兵看着赵薇,然后再看看漫山遍野的敌人,弱弱的说了一句:“赵大大,我们还是低头吧,现在不是我们占着又是,硬磕对我们百无一利。”

    赵薇气愤的剁了剁脚,然后嘟嘟嘴道:“你这是要气死我么?没看到他这么嚣张么?不给我状声势就算了竟然还长他人志气了?”

    范增这个花花公子,看着嘟着小嘴的赵薇,哪里还忍得住,只见范增靠近赵薇,献殷勤道:“我知道林懋霖在哪里?可是我凭什么告诉你,如果你做了我的贤内助,我或许还会带你去见你的林哥哥,否则免谈。”

    赵薇听到这话,脑瓜一亮,心生一计来,道:“范大哥,你说你,这么有权有势,怎么不混个功名利禄呢?非要来这里落草为寇。”

    范增听了很是生气,怒斥道:“你说我落草?笑话,我堂堂安徽省县衙长子,只手遮天的人物,你竟然说我落草为寇?真是个天大的笑话,你们说我这是落草还是你们自愿跟着小爷我混?”

    这时一阵声音响起来来“当然,范大公子才是我们的主子,我们仰慕范公子而来,自愿打的打手,你休的胡说。”

    说着一群土匪便来到赵薇的面前,他们拿着(身shēn)手要抓赵薇,就在这时,赵薇急忙往后退去,那个士兵和薛宝贵挡在前面,看着他们竟然这么不识趣,天生就带着点匪气的他们,哪里忍得他们这种行为?一人一拳朝薛宝贵打来,宝贵右手直接挡住了他的攻击,然而又是一拳打来,速度和力量都比之前的大的多。薛宝贵接下这拳的时候,(身shēn)体被重力((逼bī)bī)退了数步有余,

    右手掌心抓着那名土匪的拳头,刚要用力掰歪的时候,另一名土匪冲了上来,一拳打在宝贵的肚子上。“哇”的一声,宝贵倒在了地上,痛苦的哀嚎着,再爬起来,捂着肚子指着眼前那个土匪道:“今天你打死我,否则总有一天你会被我打死。”

    那名士兵听到薛宝贵这么说,脸色一青,随后又是一记重拳攻击而来,朝宝贵的肚子又是一拳,这一拳可是把宝贵的腹水都打了出来,翠花望着宝贵痛苦的表(情qíng),眼泪流了出来,双手挣扎着,试图着挣脱控制,可是抓住他的那名大汉力气不知比他大多少倍,翠花挣扎了一会儿,哀求道:“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我愿意用我的(身shēn)体换宝贵的命。”

    范增示意了一下兄弟们,那名土匪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道:“小子,你还说如果打不死你,下次你还想找我报仇?我现在不打你了,你最多就是一个废物,怎么报仇?笑话。”

    一阵冷冷的嘲笑声传来。

    赵薇站出来刚要说话,薛宝贵的倔脾气上来了,只见宝贵一拳打在那个土匪的肚子上,那个土匪被这突如其来的自己激怒了,捂着肚子对着手下的兄弟说道:“兄弟们,给我杀了他。”

    就在那个土匪说话的时候,十几个士兵包围了宝贵,就算翠花如何挣扎,哭泣着求饶,那十几名士兵并没有停手的意思,翠花突然一用力,竟然挣脱了束缚,来到范增的面前,抱着范增的大腿求道:“范大公子,你就行行好吧,放了宝贵好么?”

    范增似乎有怜香惜玉之心,却无怜香惜玉的能力,他低着头,不再说话。

    就在十几名士兵围着宝贵的时候,赵薇和另外一名士兵冲来上来,对着一个土匪就是拳打脚踢,突然,赵薇手里的刀沾满了鲜血,那个土匪暴怒一声,直接把赵薇摔到了一边,抽出了手上的刀,砍向赵薇,就在这时,那个士兵却站起来,拿着武器抵挡住了这次攻击,大义凌然的对那个土匪说道:“你们总会有报应的,赵四将军一定会替我们报仇的。”

    然而赵四已经来到洛阳了,这时就在林懋霖和周皇叔的面前焦急的询问赵薇的下落。

    赵薇拿起手上一根断木便朝那个土匪狠狠的砸过去,那个土匪躲闪不及,被木头重重的砸在手臂上,一阵疼痛之后,那个土匪一剑刺向了赵薇,就在这时,一个高大的(身shēn)影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那个士兵战刀还没攻击来的时候就已经被抹了脖子了。

    “这里是谁的地盘你们不知道么?”

    迎面走来一个将军,那个将军威风凛凛,英气((逼bī)bī)人,(身shēn)后还跟着数十名士兵。

    突然,范增(身shēn)后的一名士兵惊讶的说道:“是,是暗牧星辰!”

    所有人都被这个名字吓的愣在了原地,他们呆呆的站在那里,就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

    “你们要找林懋霖?”

    暗牧星辰来到赵薇的面前,伸出手,示意友好,赵薇见到那帮土匪如此畏惧,心里也是一悸,他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究竟什么来历,所以现在的他是很怕的,怕这个男人一生气,直接把自己杀了,然而转念一想,如果不是因为他,想必自己早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吧。

    赵薇握了握那个手,暗牧星辰道:“林将军是我的朋友,这片地方我们说了算,如果以后再让我们见到你们在这里为所(欲yù)为,我们不妨铲草除根。”

    听到暗牧星辰这话,所有人都像一个乖绵羊一般,不敢多说什么。

    所有土匪都低声下气的,紧闭着嘴,生怕自己的一不经意间惹怒了这个魔王,到那时,自己恐怕就是死人一个了吧,所以他们这时是非常惧怕的,就连说话间都不敢大声说。

    暗牧星辰也不想跟他们多啰嗦下去,霸气的来了句,“赵薇等人我带走了,你们有意见么?”

    范增显然不知道这群人什么来历,刚想说话,旁边一名土匪头子拉住他,小声嘀咕道:“不要说话。”

    然而范增还是说了一句,“你们是什么人?我是安徽省县衙大人的长子范增。”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一名士兵来到范增的面前,范增双脚一痛,直接跪在了地上,刚想起来,一名士兵已经站在他的(身shēn)后了,一只大手压着他,任他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紧接着,一名土匪被杀死在了一旁的角落里,但是这里的人看的清清处处,那群人杀人的手段真是太过于,太过于残忍了,而且就在一转眼的工夫儿,角落中那名土匪,弓箭就掉在一旁,(身shēn)体已经倒下了。

    暗牧星辰道:“这里还有没有搞事(情qíng)的?这就是下场,我不管这里还有没有其他帮派的人,如果你们非要搞事(情qíng)我也没有什么意见,但是,在洛阳,我们说了算。”

    所有人都想一个乖乖仔一样,大气不敢喘一下,那个倒下的(身shēn)影就是很好的例证,范增也是怕了,为了刚才的话感到后怕,还好那个大人没有下杀手,否则自己早就是一个死人了。万分幸运之余,范增整个(身shēn)体重重的跪在地上,甚至连反抗的心都已经死了。

    见所有人都没有意见,暗牧星辰示意了一下手底下的兄弟撤退,赵薇、薛宝贵、翠花、还有那个士兵,四人是被担架抬着离开的。赵薇挣脱着担架,往暗牧星辰的方向奔跑而来,一名士兵刚要拦住他,暗牧星辰示意了一下,摆了摆手道:“算了,让

    他过来吧。”

    赵薇凑过脸来,俏皮的说道:“你刚刚很是霸气,你为什么要救我们呢?我们跟你也素不相识呀。”

    这个男人哈哈大笑道:“你们是不认识我,但是我们认识你们啊,一路过来,追兵无数,就堵在洛阳边防之外,我们怎么能不知道你们呢,而且就连你们去过哪里,跟谁讲过什么话,我都一清二楚,你信不信?”

    赵薇急忙说道:“信,信,多谢你们的救命之恩了。”

    那个将军哈哈大笑道:“多谢就不用了,你们的林将军跟我们也有一面之缘,而且还听投缘的,我们救你们不是因为你们自己有多么引人注目,而是因为林将军,我们送你到城门口,你自需往西北方向有,路过一座大宅院,前面有丞运天下四个大字的匾额,那就是林将军现在的府邸了。”

    赵薇迫不及待的想见到林懋霖,所以他赶过去的也是(挺tǐng)快的,赵薇走在前头,(身shēn)后跟着几个城门租来的脚夫,他们抬着担架,而暗牧家族的人却离开了洛阳城府。

    赵薇也是第一次来洛阳,所以显得格外的兴奋,一边看着周围的摊位,一边和躺在担架上悠哉悠哉的三人闲聊着,其实他们受的都不是很重的伤,最多就是一些皮外伤而已,但是他们就是不愿下来,躲在这担架之上,晒着阳光,惬意人生。

    翠花柔(情qíng)的跟宝贵哥聊着天,拉着家常。一副两口子的姿态来,好生不让人羡慕。

    而另外一名士兵却显得很是无奈,因为就在刚才发抖的过程中,他发现自己的右手受了很重很的伤,就算现在已经绑上了胶带,但是伤及的似乎不是皮(肉ròu),而是骨头,一想到自己的右手可能废了,他就郁郁寡欢,低头不愿和别人说话。

    赵薇看的出来,便上前去说道:“小六子,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不开心?赵姐姐给你唱首歌好么?”

    小六子没有说话,赵薇就清了清嗓门,哼唱了起来,“长安美,洛阳美,中原是个好地方。这儿人心又善,这儿风景美如画......”

    小六子虽然没有说话,但是脸上的憔容瞬间消平了不少。

    不一会儿的功夫,他们来到了现在的皇叔府也叫将军府,赵薇兴奋的跑上去,询问一旁的门卫,道:“请禀报你们的林将军,就说我赵薇来看他来了。”

    两名士兵迅速的跑入府内,不一会,两名士兵便打开府门让他们进来了,小六子一直看着赵薇的(身shēn)影,还有一座金碧辉煌的府邸。

    就在他们进入府门的时候,印入他们眼帘的却是赵四和一群北伐军比试着刀枪棍棒,赵薇道:“赵哥哥。”

    赵四一听这声音,立马跑出来,对着赵薇说道:“薇儿,你没事吧,哥哥已经派人四处打听你的消息了,只是刚刚由于北狄军太过于(热rè)(情qíng)了……”

    还没等赵四说完,赵薇便打断了他的话,道:“赵哥哥,你可知道林将军在哪?我有急事找他。”

    赵四刚想说要带她过去时,那帮北狄军拉住了赵四,指着那边的一间茅草屋子,道:“林将军在哪里,你过去找她吧。”

    赵四似乎也很中意这里的氛围,没有多加反抗,而是一群人继续着前面的话题,手里的动作还在继续着,武器就这样被他们把玩的就像是心肝宝贝一样,不肯离开一分钟的时间。

    赵薇来到林懋霖的房门处敲了敲门,却没有反应,一连敲了几下,依旧不见有人,便索(性xìng)推门而入,入了林懋霖的房间,看到一屋子的垃圾和邋遢的被褥,赵薇撸起袖子找来扫把便搞起卫生来。

    不一会儿,赵薇拖拉着(身shēn)体,坐在客厅的桌子上,拿起一旁的水壶倒了杯水刚要泯两口的时候,林懋霖进来了,一边走一边咳嗽道:“是谁啊,想谋杀呢?”

    赵薇听到是林懋霖的声音便正了正衣冠,还没等她站起来,林懋霖已经到了门口了。

    赵薇看着这个高大帅气的男人,一时之间忘记说什么了,便支支吾吾的说道:“林将军请坐。”

    林懋霖看到是赵薇也很是惊喜,道:“原来是赵薇啊,长安城怎么了,快跟我说说。”

    赵薇收回了盯着林懋霖看的双眼,回过神来道:“长安已经失守了,太尉勾结东瀛人......”

    赵薇原本本的说了一遍,林懋霖也是听的明白。

    只是可怜了当朝周天子了......

    “赵薇,你渴了就多喝点茶。”

    说着,林懋霖便端起了茶壶来给赵薇倒茶。

    两人久久未见,一聊就是一个下午,忘却了所有不开心的事(情qíng),说了许多属于他们两个的开心事。

    夜晚的夕阳格外的动人,赵薇也快昏昏(欲yù)睡了,林懋霖拍了拍脑袋道:“赵薇,忘记给你安排房间了,你看看我这记(性xìng),老了老了。”

    赵薇连忙说道:“这个什么的。”

    说着赵薇的脸一阵通红。

    就在两人坐在房间的时候,两名后厨的师傅端着(热rè)乎乎的饭菜上来了,林懋霖接过饭菜,感谢道:“你们幸苦了。”

    那两名师傅退着说道:“不辛苦,这都是应该的。”

    就在他们退下的时候,林懋霖和赵薇两人在房间里一边喝着小酒,一边畅谈着,所有想说的话都在这酒后吐了出来。

    (本章完)
重要声明:小说《烽火战国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五十九章赵薇遇难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