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黑吃黑

    “喔......让我瞧瞧,俄罗斯锥形头龙的(胸xiōng)甲、月亮花的花粉和马形水怪的(身shēn)体组织——”

    商人啧啧称奇地翻看着羊皮纸上的内容,他那对小眼睛里透出精明的光亮,这家伙把头靠近费雷克,视线投向了里昂:

    “是那个小家伙的意思?”

    他看见费雷克抱着手一声不吭,于是露出瘆人的笑容,试探(性xìng)地问:

    “他和你关系好吗——以前好像没见过?”

    “我想这和你关系不大。”

    费雷克微微皱起眉头,有些嫌恶地把(身shēn)子向后面仰了仰,他搞不懂面前的这个混蛋在想些什么。

    “嘿......你为他办事儿的话......我们俩?”

    商人的眉毛挑动了一下,他望向费雷克想要说服他:“我们把这个肥货办了?”

    费雷克感觉心中“哗”的涌上一团火焰,他立刻瞪着这个鬼心思的家伙,几乎就要忍不住在他那张臭脸上送一拳。

    呼......费雷克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放下了自己下意识捏紧的魔杖。

    “好吧,看起来这把你惹着了——”

    商人一见他这个表(情qíng)就悻悻地停止了刚才的话题,于是他收回那张羊皮纸,对他说:

    “你要的东西我都有。”

    说个(屁pì)!

    费雷克冷着脸看他,就这家伙刚才那种反应,绝对是得了便宜就想搞事。虽然金加隆也算不上什么。

    商人见他这幅表(情qíng),无奈地打了个响指,然后三个包裹从箱子里飞了出来落到他手上。

    “你要的东西,都在这儿——”

    他一把抓起那些包裹,然后绕到房间中央的柜台里边儿,坐下去把手撑起来。

    这个(奸jiān)商笑眯眯地看着费雷克:

    “好了,你打算出多少呢?”

    费雷克回忆了一下里昂刚才说的话,于是他稳了稳表(情qíng),直接拿出一把钥匙:

    “你觉得能赚多少——”

    商人的表(情qíng)变得有些诧异,他稍微愣了愣,然后开怀大笑:

    “红胡子!你越来越有意思了!”

    接着他的声音立马低了下去,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费雷克,双手在桌子上摊开:

    “我是个吃人都得把他的金加隆给挑出来的邪门歪道——我要赚多少?你还不知道呀?”他又嘿嘿地笑了起来,声音像是石头和碎砾摩擦。

    费雷克嗤笑一声,狠狠皱起眉头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你想吓唬谁?你吓唬小孩儿的那一(套tào)在我这儿管不了用——”

    “没有没有,我就是商量个......事实。”商人连连摆手,他露出白牙齿,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细细的缝:“一万加隆。”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把一根手指举起来,头上的皱纹堆积成难看的样子。

    啊......真是让人火大。

    这些东西的实际市价不会超过一千加隆,只是在正常渠道下确实找不到而已。

    费雷克用力咽了咽口水,把(胸xiōng)口里升腾起来的灼(热rè)气息压了下去——

    他也微笑着说:

    “当然,合理的价格。”

    “啊?哈哈——”

    商人看起来很惊讶,他的嘴巴难看的上扬起来,然后这家伙立刻收起了所有表(情qíng)。

    他像只嗅到食物的狼一样,立即穷追不舍起来:

    “我改主意了,一万五千加隆吧。”

    然后他的上下嘴唇动了动,这使得费雷克在近距离也能明白他在讲什么。

    咚!

    费雷克只是把手指往桌子上敲了敲,发出清脆的声音......似乎桌子都要被他给敲开了。

    他们俩同时把视线放到对方的脸上,都观察的到在眼睛底下,那些不对劲的(情qíng)绪开始蔓延。

    费雷克的脸上裂开很不好看的笑容,他的眉毛如同在忍让什么似的低垂,本来就因为清瘦而下陷的眼眶看起来更有点狰狞了。

    “好——”

    他简直就是个戏子,脸上的表(情qíng)像面具一样飞快的变换。费雷克知道面前的这个(奸jiān)商捏准了自己的弱点,他在拿自己先前问的话做筹码。

    没事,都给你吞下去。

    ——等会儿让你连命都送出来。

    里昂耳朵里传进一句低如蚊呐的话,于是他的心里立刻闪过这样的念头。

    然后他默默把手缩回袖子里,不声不响地拿上了自己的魔杖。

    “真够大方!”

    商人兴奋地拍了拍费雷克的肩膀,他接过对方递过来的一把钥匙,端起来仔细打量了一下上面的细节。

    “红胡子果然是个不错的家伙——”

    他笑的眼睛都几乎眯成了一条缝,也顺便把手里的三个袋子扔给了费雷克。

    费雷克冷着脸接住这些东西,转(身shēn)把它们递给了走上来的里昂。

    里昂把三个包裹拉都开一条缝,蘸了一点那个白色的粉末到嘴里。

    “是真的——”

    这个小家伙还是不太相信地往里边儿蘸了蘸,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动作,这时候才确认商人没做假。

    他对费雷克悄悄使了个眼色。

    于是里昂慢慢走到外边儿去,他看着那些准备上前去的高大壮实的巫师,礼貌地给了他们一个歉意的微笑,然后从这些人中间挤入,走到门前。

    “一、二、三、四......四个。”

    他嘴里模糊不清地念叨着数字,眼睛望向前面,好像伸手就要拉开木门。

    “你还想赚一笔吗——”

    费雷克对着把玩钥匙的商人说。

    “赚什么?你?”

    商人疑惑地卷起手指看向费雷克,实际上,他觉得对方以后不给他下绊子就该万事大吉感谢梅林了。

    “是的……你知道有一种珍贵的东西吗?这玩意该是天价——而它就来自巫师们,呃,实际上人人都有。不过你们一般发现不了。”

    “是什么?”商人越来越疑惑了。

    费雷克笑嘿嘿地摸着头,不过他咬牙说出来的单词显得非常清楚:

    “la vie(生命)。”

    商人感到心里突然涌出及其不好的感觉,他下意识地想要质问面前的这个家伙,接着拿出自己的魔杖......不过费雷克已经抢先,一根棍子闪电般对准了他的喉结。

    “呃——”

    他感受到一股(热rè)流从喉咙里流出来,脑袋变得昏昏沉沉。这家伙睁着眼睛想要说什么,慢慢伸出手指向费雷克。

    “吱吱!”

    他脚步蹒跚地后退,一双大脚在地板上踩出尖锐的声音。

    他隐约看到门前,倒下了最后一个大个子巫师,然后觉得眼睛不舒服的泛黑。

    这个混蛋就这样死了,什么东西都不带。
重要声明:小说《斯莱特林大法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六十一章 黑吃黑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