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寻卿

    林东一行人从岳西出来之后,又过了一天,终于在七月十二(日rì)的中午赶到了寿(春chūn)。

    进城倒是不难,倒不是城门处的守卫有多松懈,而是来往寿(春chūn)的商队进进出出十分频繁,林东这二十多匹马还算不上规模多大,况且还有骆红袖和林幼仪这两个侯爷之女,自然轻松进城。

    一进寿(春chūn),林东便再也按耐不住相思之(情qíng),在这没有见面的两年中,林东也算是倚红偎翠,无论是曹缨之、骆红袖,还是林幼仪、孔仙儿,乃至后来的萧**,都是不逊色于齐卿娴的佳人,但林东只靠鸿雁传书,相思之(情qíng)却是愈演愈烈,卿娴就是这样一个独特的女子,若说骆院首是为了女子的平等,那么齐卿娴干脆有一颗男子的内心。男装的她潇洒风流,女装的她美丽又不失英气,和她在一块的时候有种大学宿舍室友相互贫嘴的感觉。而她时而傲(娇jiāo),时而又自信认真的个(性xìng),又让林东忍不住想上下其手地欺负她,何况卿娴还是林东的初吻,月下漳河中那湿漉漉的惊鸿一瞥到现在都是那么得清晰。

    这两年来林东按照约定每月都有一首诗随信相送,林东总是习惯把自己的一些事(情qíng)林林总总地写下来,美其名曰向领导汇报。而齐卿娴的回信就断断续续的,很少提自己在寿(春chūn)的处境,林东也只能从在寿(春chūn)的孔仙儿那里了解一二,也只有自己遇到困难之时,卿娴会真(情qíng)流露地关心自己,更多的时候都在询问缨之的(情qíng)况,虽然嘴上林东会自我安慰,没事没事,这是傲(娇jiāo)的正常((操cāo)cāo)作,但还是有些酸溜溜的,之前说卿娴有一颗男子的内心,那缨之便是属于她男(性xìng)那一面的心上人吧,这样一想大家都是脚踩两只船,而且还是互相踩着,你踩我和我娘子,我踩你和你(情qíng)人,缘分啊!

    在林东踏上寿(春chūn)朱雀大街之后,心跳便猛然提高了一个频率,有种近乡(情qíng)更怯的感觉,但(情qíng)更怯,心却忍不住向往之。故而根本顾不上吃午饭,将其他供奉放到了四绝楼,只带上莫须问作护卫,便直接去了齐卿娴被(禁jìn)足的宗人府。如今的莫须问在一年前林东入狱一事中由于张倚天的一些原因,已经找回了自己的剑心,整个人如同一把藏锋的宝剑,不出鞘则已,一出则霜华万丈,连林东高级内功下的灵犀一指接起他的剑都有些费劲了。

    南唐因为继承了前唐的国号,可以说是四个大国之中最注重皇室子弟,同时也是皇室子弟最多的国家,因此这南唐宗人府紧靠皇城,既要维护齐氏为南唐国姓的利益和威仪,同时也要约束数量众多的齐氏子弟,防止他们太过嚣张跋扈,毕竟乱世之中,与其说是家天下,倒不如说是天子与世族共治天下,中央集权的掌控力颇弱便注定了世家大族权利的膨胀。所以当时南唐开国帝王会分封十二实权千户县侯,便是要再造十二个世家大族,成为齐氏手中的利剑,与皇室共进退。

    所以林东靠近宗人府之后便傻眼了,先不说宗人府被赤霄羽林宗卫严防死守,等闲人等不能靠近,就是想办法靠近了,宗人府可是只对南唐皇室负责,里面的人员个个都是皇室宗亲,普通人怎么可能说动他们代为传话。

    林东心下焦急,询问道:“红袖,你也算是南唐皇室宗亲吧,可以进去宗人府不?”

    骆红袖瞥了林东一眼,有些嗔怪他心急之下将两人独处时才用的称呼暴露出来了,不过心中其实是有些欢喜的。

    “我姓骆,又不姓齐,我娘亲是皇室宗亲,但我和宗人府可没什么关系了。”

    林东一拍手背,有些焦躁,对面巡逻的赤霄羽林宗卫已经注意到了自己这群人,正和后面的供奉大眼瞪小眼之中,巡逻的宗卫们在想,这些是哪来的傻((逼bī)bī),站在这儿难道想冲击皇城?哥们儿建立军功的机会来了?林东越想越急躁,直接冲那是万万不行的,虽然自己确实很藐视皇权,那也得等自己把卿娴娶到手之后,现在的自己可是忠君(爱ài)国的好臣民。难道自己真的得先去找颍王么?说实话,林东内心里对卿娴这个皇兄是有些抗拒的,原因无他,吃醋尔。

    “老师,我有一计!”

    林东心下一喜,幼仪不愧是我的贴心小棉袄,上辈子的(情qíng)人,我当局者迷,关心则乱,还好有幼仪出谋划策。

    “哦!快讲!”

    “这宗人府背靠皇城,但实则并不算大,老师只需要提起真气,大声叫两声,沁阳公主肯定能听到。”

    林东无语地望着笑得无比认真的幼仪,这两年相处下来林东知道自己这个学生虽然外表清雅如仙,实则却是个腹黑的小恶魔,多少惹到了林东的人被幼仪“正义制裁”了,即使是林东也经常中招她的小恶作剧,但在这些恶作剧中并没有恶意,反而有一丝温馨。

    曹缨之想了想道:“要不我们还是先去颍王府拜见颍王吧,让他派人来找卿娴。”

    林东摇了摇头,老子等不了了,当即鼓动真气,大声喊道:“清闲公子,有故人来访,可否出来一会?”

    “清闲公子,有故人来访,可否出来一会?”

    声音清越高亢,穿透力极强,而且林东现在对内力的使用已经炉火纯青,这内力仿佛是可以转换成任意其他力的大一统力一般随心所(欲yù),清亮的声音保证只覆盖宗人府的地界而不扩散到他处。

    林东喊了几声,可宗人府的大门却丝毫没有动静,反而是那波巡逻的赤霄羽林宗卫感觉有异,这么大的声音若是吵到宗正大人,要是问起来,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于是一员小将领着士兵飞速跑了过来,他见一行人无论男女都是气质非凡,长期与皇子皇孙相处的他也是多了个心眼,没有直接刀兵相向,而是大声喝道:“什么人,为何在宗人府门口大声喧哗?”

    林东下马行了个同辈之礼道:“这位小将军,在下是沁阳公主帐下清客,有要事求见公主,还请小将军行个方便,进去通报一声。”

    小将打量了林东一番道:“可有沁阳公主信物?”

    “额……暂时没有。”

    “没有信物也敢说是沁阳公主的亲信?”那员小将一下子警觉起来,“速速离开此地,不然休怪我将你们扭送到九城兵马司!”

    林东见无法通融,便干脆继续叫喊起来:“公主(殿diàn)下,故人来访,还请出府一叙!”

    小将怒道:“敬酒不吃吃罚酒!”当即佩剑出鞘便要将林东擒下。

    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声叫喊:“袁校尉!剑下留人!”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天下第一庄庄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百一十一章 寻卿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