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颜妃失踪

    玉倾城这一叫,外面的宫女太监瞬间便冲了进来,呼叫声此起彼伏,在这静寂的夜里格外的刺耳。外面巡逻的御林军随后便冲进了卿颜阁,只是里面的主子没有发话,他们不能进去。

    欢颜顾不得疼痛,猛然起(身shēn)想擒住她脱(身shēn),可以还没来得及抬步,方才那袭了她一掌的人便出现,手中的长剑直指她眉心。她不敢怠慢,运足内力朝房梁冲去,只听一声巨响,人已经冲出了屋子,在房顶上打了几个滚,而后咬牙趁着夜色不辨方向的逃离。

    外面的那些御林军哪会就此放过她,寻着声音紧紧的跟了上去。

    一时间,整个后宫都(热rè)闹起来,本来离开的旭王去而复返,脸色在宫灯的照(射shè)下难看道了极点:“搜,给朕搜,朕倒是要看看,是何人如此大胆!”

    欢颜咬牙忍着剧痛踉踉跄跄的朝御花园北面奔去,那头是冷宫,鲜少有人过去。此刻她需要时间喘息,宫里到处都是御林军,她根本就回不了合欢(殿diàn)。

    仓皇失措间突然就撞上了一堵“墙”,欢颜暗自咒骂一(身shēn)倒霉,正想迅速离开,却被那人一把捉住她的手腕,挣脱不了。

    “你去杀玉倾城?为何?”那人开口,声音略微沙哑,听起来有几分怪异。欢颜被他擒住,自知挣脱不了,干脆也不再挣扎,抬头看了眼前之人一眼,却什么也看不见,只有黑乎乎的一片。那人想必与自己一样,为了方便穿着夜行衣,头也用黑布包裹。可欢颜看了一眼后总觉得自己似乎在哪里见过此人,一种熟悉感涌上心头,让她莫名的想落泪。

    “因为她该死!”

    夜色太深,看不清楚彼此的神(情qíng),但是黑衣人还是感觉出了来自眼前这个女人(身shēn)上那股浓烈的恨意。

    “呵呵!”轻笑两声后道:“在下竟然不知者后宫中竟然有这般多的趣事,还有如你这般好(身shēn)手的女子。你可知道,你或许杀不了玉倾城,还可能被她杀了。值得吗?”最后短短一句,声音格外的轻,本来是在问欢颜,却又像是在问自己。

    “值得吗?呵呵……当然不值得,玉倾城那条((贱jiàn)jiàn)命,如何值得拿我和我肚子里孩儿的命去填?可是她害死了我的良人,她必须去死!”

    黑衣人闻言浑(身shēn)一僵,显然没有料到她会有这样的回答,再度回神,欢颜已再度开口,声音不再有方才的冷意,而是带着几分哽咽。

    “我本就是一个((贱jiàn)jiàn)奴,为主子所不容,鬼门关上走了一回,而后便被送到了这里。他是这个世界上待我最好的人,哪怕我知道他的女人不止我一个,他待我好便已足够。”黑夜中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qíng),可光听声音便感觉出她的笑意。

    黑衣人转(身shēn)不想再听她说下去,本是抬步想离开,却又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道:“既然他已经不在了,你就应该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孩子。”

    一句话落音,欢颜似乎再也忍不住呜咽出声:“我也知道自己该那样做,可是偏偏自己没有用,做不到。其实死了也好,说不定黄泉路上还能撵上他,来世我们能作对寻常夫妻,他只有我,我也只有他。我们……”话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小,而后突然就停了下来。黑衣人猛然回头,她整个人已经没有知觉的朝后倒去。

    黑衣人伸手一揽,将她拥进自己怀里,在真正失去意识前,欢颜感觉到了那个她最熟悉的怀抱。夜色下,她的嘴角挑起一抹不易觉察的笑意。上天总算厚待自己了一回,(阴yīn)差阳错的让自己做对了一回,赌赢了一次。

    颜妃失踪的事(情qíng)传到晋城已经是五六(日rì)后的事(情qíng),细细算来,云峥与问心在城中也逗留了好几(日rì)了。秋叶和秋月闲来无事,在晋城来来回回逛了好几趟,倒是问心,一到别院进了屋子就没能在出来过。不,应该说是就没下过(床chuáng)。云峥说她(身shēn)子不好,旁人哪敢说半个不字。倒是林老太太的儿媳妇私下里跟着自己男人说了两回,说那什么王妃狐媚的紧,一点也没有王妃的做派,一点也没有大家风范。

    (身shēn)子骨不好?老是白(日rì)里要(热rè)水,都是过来人,谁不知道那点事似得。

    秋叶向来就是个包打听,这话她听到后没有直接告诉自己主子,也没有胆量直接说给云峥听,而是支支吾吾的说给了风刑。风刑是个实诚的,一字不差的将她的话转述给了云峥。

    而后果就是,临行之前云峥只说了一句:“林老伯年纪大了,晋城这边的铺子本王回京后会安排别的管事过来接替,您老就在别院好好安享晚年吧!”林老头闻言一口气没喘过来,当场倒了过去。

    云峥冷冷的看了呆若木鸡的林家众人,翻(身shēn)上马,疾驰而去。

    这一路便再也没有停下来,直至到了京城。

    到达东门口,天刚微微亮,没有(日rì)光的天很是昏暗,很快便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原本在马车中迷迷糊糊的问心突然惊醒,浑(身shēn)起了一层细细密密的冷汗,猛然坐起(身shēn),心里一阵阵抽痛。

    自从与云峥成亲以来她晚上便不再做梦了,方才她睡的并不沉,却依旧被梦魇住了。她梦见了顾存远,浑(身shēn)是血的立在自己面前,冷冷的看着自己,似乎在无声的质问自己。

    因着下雨,云峥便弃了马,闪(身shēn)进了马车,刚刚一探头,便看见她拥着摊子半倚在榻上,小脸苍白无血,(身shēn)子还在忍不住的颤抖。

    “做噩梦了?”伸手将她揽到自己怀里,掏出一方帕子轻轻的为她拭去额头上的汗,低声道:“为夫现在知道了,原来我不仅可以暖(床chuáng),还可以驱邪。一旦不再娘子(身shēn)边,娘子连觉都睡不安稳。”

    问心无力与他笑闹,无力的往他怀里凑了凑道:“不知为何,心里突然感觉到不安,仿佛被挖空了一块似得。”

    云峥轻轻拍了拍她的背道:“莫担心,一切有我。京城是非多,你紧张是正常的。”一想到接下来的那些血雨腥风,云峥就忍不住怵眉。这些(日rì)子他们不在京城,素锦堂俨然已经投到了宁王麾下,素家这次怕是不能完好的退出了。
重要声明:小说《二嫁王妃:妃卿不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185章 颜妃失踪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