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山中湖

    现在的夏天能(热rè)到什么程度?陈默走在宁远的大街上只有几分钟就矮了三四厘米。

    “你这增高鞋质量也太差了,鞋底都能(热rè)化了?”上官云棠带着看笑话的眼神,“刚才在免税店都说让你买(身shēn)新行头,你为什么不买?”

    “我这不是为你省钱吗?”好在鞋子只是胶开了掉了一层底还能穿,陈默有意无意的说着,“你说酒会让我租辆车子,我可没钱,你给我的两万,我省着花到时候剩下的钱都租车去。怎么也不能给你在酒会丢脸啊。”

    你大小姐的订婚酒会要是搞砸了,估计就真的要像夏秋原本打算写的那样,被你暴打一顿了。

    这些话陈默放在心里没说。

    “女侠你愣着干嘛?走啊,不是要去念家村吗?”上官云棠停在骄阳下,她带着黑色墨镜和米色的渔夫帽,不像个JC倒像个模特。

    陈默(情qíng)不自(禁jìn)说道,“你这(身shēn)材不去做麻豆可惜了。”

    上官云棠揉了揉眼睛,拿出一张餐巾纸,“把额头汗擦擦,什么麻豆不麻豆的,你叫的滴滴呢?不是说在这条路口吗?怎么没见车子?”

    远处一辆黑色的吉利新能源驶了过来。

    陈默打开门,学着电视剧里那些男主角用手挡住车门上边,不过任何人看都会以为他是酒店迎宾员,还是那种最笨手笨脚的。

    上官云棠还真不小心撞了两次,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陈默吃疼的咬着牙,再看手掌已经有一道车门的印子,砰就把门关上了。

    “滴滴司机为您服务,您好,请问是尾号5579的陈先生吗?”

    “是的师傅。不过我们不是去九L瀑布,我待会改一下地址。”陈默甩着手,“师傅您有湿纸巾吗?”

    “好的没事。小伙子你这是惹你女朋友生气了吧?”滴滴师傅拿出一包湿纸巾,“天气(热rè)有脾气可以理解,不过作为男的,有脾气也不能向自己的(爱ài)人发,女人嘛,哄哄就好了。”

    陈默一脸生无可恋,不过他也没否认司机说的话,有些事(情qíng)就是这样,解释起来没完没了,还不如不解释。

    反正下了车谁也不认识谁。

    以开车为生的,一般都特别能聊,这位新能源车主就更能聊。

    好在陈默不像以前那样沉默寡言,陪着司机一路聊天,甚至聊的这师傅把空调都开到了三挡。

    新能源滴滴车能开空调已经是奇迹,开到三档可以说是奇迹中的奇迹,陈默感动的差点流泪。

    不过司机一听二人要去念家村,变得警觉起来。

    陈默解释着是去走亲戚,“刘登您认识吗?师傅。”

    听陈默说出了名字,司机师傅就没那么排斥,主动解释起来,“刘登?对了对了,念家村基本都是姓念的,有几户外姓,的确有家姓刘的。”

    “唉,”这师傅叹了一口气,“以前念家村旅游搞的那叫一个红火,比现在九L瀑布都要火。再看现在,都没落成什么样了。那时候听说跑一趟念家村,至少要50,那是十年前啊。现在虽然有一百多,但是除去平台费,也没什么钱赚了。”

    “那念家村是发生了什么吗?”上官云棠敏锐的察觉到了一些东西。

    “也不是什么秘密。”司机师傅把收音机声音调下。

    “念家村本来就是个少数名族村落,开发的晚,自然环境保护的非常好。尤其是村子后面的山上,有个山中湖,面积有上百亩。

    水质清澈见底就不说了,这湖四周被山峰环绕,好像从天而降,真正是鬼斧神工,人是造不出来的。

    那时候还没有全域旅游的概念,老百姓也没钱旅游,但是念家村这山中湖已经人尽皆知,很多外地人都慕名而来。

    尤其你们江洲市的,很多城里人夏天去念家村度假,还有好多学生过去采风。”

    “我小时候的确听说过这个山中湖,那时候我爸爸妈妈还带我去过。”上官云棠本来摘下了墨镜,忽而又戴上了。

    司机师傅继续说道,“不过十年前有一天,突然发生一件怪事。

    山中湖水质清澈,湖中物产丰富,鱼虾多多,但是因为湖水深,又在山峰中,所以水质冰冷,鱼虾一向难钓。

    但那天凡是去钓鱼的人全部都大丰收,各种鱼获不断,就连采风的学生也钓了几条大鱼。

    大家那叫一个高兴,回去有的人吃不完还拿到了县里去买。

    这(情qíng)况一连持续了好几天,就连宁远那些收鱼的都知道了这个(情qíng)况。

    念家村村长是个年轻人,从外面回来,就像趁着这股(热rè)潮在县城里打响山中湖这个名片。

    于是那个村长想着在山中湖举办一次钓鱼大赛,而且还登了报纸,一时间全国各地都有人慕名而来。

    钓鱼大赛那天甚至有好几家市里的媒体来念家村采访,宁远市也有想法把念家村的山中湖打造成全市的旅游名片。

    钓鱼比赛一开始还正常,大家鱼获不少,有点势均力敌的感觉,直到有个年轻人,好像钓到了一条大鱼,当时连鱼杆都差点崩断。

    就在那年轻人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他所谓的大鱼拉上来之后,令所有人没想到的是,这根本不是什么大鱼,而是一具尸体。

    而那年轻人的鱼钩正好勾住了尸体的眼睛,他一用力连眼珠都拽了起来。”

    想起当时的场景司机师傅浑(身shēn)都起了鸡皮疙瘩,扶着方向盘的手微微有些颤抖,“当时有几个胆大的下湖把尸体捞了上来,但是尸体显然泡了很久已经开始腐烂,有个人不小心把尸体砸到了石头上,尸体的肚子当场炸开,流出了一堆正在吃食内脏的小鱼。

    那场面,当场就人有吓晕了过去!

    再后来就是大家集体的恶心,一个个吐的昏天暗地,钓鱼比赛那天我也在场,就是因为那件事,我这辈子都没再吃过鱼。

    我好心提醒你们,到了念家村别提这件事,更别提什么湖,什么鱼,不然你们两个进的去,出不来。”

    “听您说的我都不想再吃鱼了。”陈默抱怨道,“那后来呢?有查出来什么吗?”

    “没有,那年头好多悬案,并且尸体泡了那么久,什么线索都没有了。

    不过好像尸体的家人认出来了,但那件事后,山中湖就没人再去了。”

    司机师傅提醒道,“念家村自从那件事后不知道怎么了,变得封闭起来,有传言说是当年那人死的不明不白,所以村中不安宁,人心惶惶的,也有人说是因为有人不想被发现什么,总之你们正常走亲戚,低调,也不会有什么。”

    “师傅这叫不会有什么?”陈默指着远处的村落,“这里下车走过去至少还有三十分钟,您就不能把我们再送近一点。”

    “小兄弟你不懂,”司机师傅说道,“念家村的规矩,方圆三里以内不能有汽车,而且我们还是外地的,就更不能进去了。”

    “您这样我可得给您差评了。”陈默嘀咕着。

    “差评你个头!”上官云棠踹了陈默一脚,“下车,这么点路走过去有什么?而且人家师傅说的很清楚了,这是念家村的原因,又不是师傅不愿意送。”

    得得,您说的都对。陈默不敢忤逆上官云棠,给了个五分好评,目送司机师傅离开。

    “小兄弟你这女朋友真好,要好好珍惜。”司机师傅的声音越来越远。

    陈默看着这村子,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一样的小桥流水,一样的阡陌交错,一样的白鹜双飞。

    除了,他忽然脸色煞白,上官云棠也看出了不对劲,两人相视,对方眼中都是无法描述的震骇和惊恐。
重要声明:小说《操纵全世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十六章 山中湖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