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岭北学院(四)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策马扬边 书名:妖藏
    “该怎么说呢。”左又托着下巴,一边走一边思索道,“那是在一个乌云密布的午后,我正在赶路。这个时候一个红衣女子在一旁冲了出来。我定睛一看,原来是梦梦受了重伤,鲜血染红了衣衫。而且后面有人还在追杀她,这时候我英勇无畏,(挺tǐng)(身shēn)而出,救了她一命,从那一刻起,她对我一见钟(情qíng),不可自拔……”

    左又感慨自己讲故事的能力不够强,应该更生动曲折些才好。

    刚刚他所说的除了一见钟(情qíng),倒也与事实相符。

    安邑张大嘴巴,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原本儒雅文静的形象尽毁。

    他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左又,半天没发出声音,像是在看怪物。

    “你,你刚刚不是说是他的,朋友吗?”安邑的声音都有些结巴。

    “对啊,男女朋友。”左又点了点头,大方的承认。

    当然,只是单方面的承认而已。好在左又已经习惯了。

    安邑感觉自己的大脑都不够用了,今天听到的消息实在是太震撼了。

    白剑姬居然有了男朋友?这可是岭北学院的大新闻。

    但是他没有怀疑什么。白剑姬的玩笑可不是随便开的,那是需要有赴死的勇气。作为同届学员,安邑可是知晓的。

    不过,这个消息还在太震撼了。整个学院倾心白梦梦的人不计其数,不过在几位前辈以(身shēn)试法之后,所有人都是在心里暗暗关注罢了。

    没有谁希望自己(身shēn)上多出几个新鲜的血窟窿。

    白梦梦虽然已经不在学院,但是名声依旧响亮,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有这样一位了不起的学姐。

    当然除了颜值和武学天赋,更多讨论的是(情qíng)感。

    许多人都猜测为什么白梦梦这么讨厌男人,可谓是众说纷纭,五花八门,甚至都快形成单独的学术流派了。

    “你说的,是,是真,真的?”安邑语气结巴的问。

    “当然,我骗你做什么。”左又笑了笑。

    “怪不得同学都说,今年梦白剑姬回来岭北学院会带来大新闻,原来如此。”安邑恍然道。

    “她还没毕业吗?”左又问道。

    “梦白剑姬只在这里学习了八个月零十二天,也有说十一天的。一年级还没读完就被源计划邀请。她今年今年回来做结业考试。”安邑道,“当然,以她的实力,只是走个过场罢了。”

    诶哟,白梦梦这是旷课啊。

    “距离毕业还有三个月,就可以看到偶像了。”安邑道,望向左又,“听说你是来自华南学院,据说是年级最强者?”

    安邑又将八卦之心放在左又(身shēn)上。

    当然,只是因为白梦梦的原因,捎带想要了解一下。想要看看能被白剑姬看上的人有什么特别之处。

    正在左又准备自夸一番的时候,被一个声音打断。

    “安邑,让你去接人怎么还不去?”

    这时一个声音远远地传来,一个三十多岁的女(性xìng)出现在视野中,正快步走来。

    只见她(身shēn)着一件暗红色的长袍,戴着一顶暗红色的礼帽,看上去华贵的像是女王。

    她的手中拿着一条银色的链子,上面坠着一个鱼形的物件,看上去很是精致。

    “欧阳老师,人已经接来了。”安邑指了指(身shēn)边,转头却发现左又不知何时不见了。

    诶?人呢?

    欧阳老师口中冷哼一声,凤眸冷冽,(身shēn)形如风,瞬间便出现在逃离左又的面前。

    左又停下,深鞠一躬。

    “哈哈,欧阳老师你好。”左又脸不红气不喘的道。

    左又能够感知到对方的强大。岭北学院还真是卧虎藏龙,每一个家伙都不好招惹。

    “你是谁?”欧阳雨厉声问道,淡蓝色的能量开始缓慢的在手中凝聚。

    “学生左小白。”左又答道。

    她也许不记得交换生的名字。左又只能这样赌。

    “新来的交换生听说姓泰,不姓左的。”欧阳雨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脸色一寒,“你到底是谁。”

    左又见瞒不过去了,也不再准备胡说。如此,实事求是才是王道。

    只见他面不改色的清了清嗓子道。

    “我是白梦梦的男朋友。”

    …………

    左又的话就像是呼啸而来的寒风,将万物冻结。

    白梦梦何许人也?就算离校近三年,依旧时常被岭北学院的师生谈起。

    白梦梦的武学天赋的确是罕见的。尤其是双手剑的功夫,更是令人赞不绝口。就连平常不怎么露面的院长大人都赞誉白梦梦。

    双龙出九霄,一剑((荡dàng)dàng)四海。

    虽然整个人看上去冷冰冰的,但是由于相貌白皙秀美,(性xìng)格干脆利落,行事毫不做作扭捏。

    整个学院的同学都以他为偶像。

    当然,也只能当作偶像。

    单是白梦梦那拒人于万里之外的气场,便让许多人望而生畏。

    也有许多自认为天才加人才的同学,想要接近白梦梦,慢慢培养一番感(情qíng)。

    到最后发现,除了(身shēn)上多了两个血窟窿之外,并没有人任何改变。

    哦,要说改变最大的应该是对于白梦梦的心理。

    之前可能还会抱有幻想,现在想到白梦梦只会感到被‘大魔王’支配的恐惧。

    敢明目张胆的号称是白梦梦的男朋友,是需要悍不畏死的强大精神的。

    至少安邑很佩服左又的勇气,毕竟站在他面前的欧阳老师就是曾经教授白梦梦功课的老师。

    “梦梦有男友?”欧阳雨看上左又的目光渐渐变得(阴yīn)冷。

    对于欧阳雨而言,白梦梦就像是她的女儿一样,视为己出。

    白梦梦很少与人谈及心事,却愿意与欧阳雨倾心而谈,可见彼此的信任。

    不只是因为白梦梦的天赋极高,更是因为她了解白梦梦的过往,更是心疼这个坚强的小姑娘。

    无论经历了多少风雨,似乎在白梦梦的脸上都看不出丝毫的痕迹。

    她更是了解白梦梦的(性xìng)格,因为那件事,对于男生从来都是不予理会。

    她的好友也都是女(性xìng),甚至她在学院的时候,从来都没有对男生说过一句话。

    双剑便是她的语言。

    知道白梦梦为什么会这样的欧阳雨只有心疼,更是无条件站在白梦梦立场。

    “你不信?”左故作惊讶的道,“梦梦没有和你说吗?”

    听到左又这样讲,欧阳雨一时间也拿不准了。

    白梦

    梦已经近三年没有回到岭北学院了,对于白梦梦的近况她也不甚了解。

    不过,这些此刻都不重要。

    “你私闯岭北学院可知是何罪过。“欧阳雨抓住重点,一阵见血的说。

    好小子,刚刚差点把她给绕进去。

    “我没有私闯,是门卫大叔放我进来的。”左又很是无辜的道。

    欧阳雨一时语塞。

    她当然知道。欧阳雨同样也能感知到左又的大概实力,根本不可能闯过那人的守卫。

    不过,眼前人很是可疑。

    “你的通行证呢。”欧阳雨厉声问道。

    “给。“左又将白梦梦的通行证亮了出来。

    见到对方拿的居然是白梦梦的通行证,欧阳雨对于刚刚左又的话有深信了几分。

    不过……

    “你这是冒名顶替。“欧阳雨冷声道,随即将白梦梦的通行证放入口袋收好。

    “我和梦梦本就是一家人,不分你我,怎么能算是冒名顶替呢。”左又辩解道,随即指了指欧阳雨说道,“还有,把我女朋友的通行证还给我。”

    真是不要脸啊。欧阳雨第一次遇到如此没脸没皮的家伙,一时间竟是落于下风。

    既然你耍无赖,那就别怪我了。

    “把你的通行证拿出来,要是没有,抓入学院监牢再说。”欧阳雨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左又先是一愣,万万没想到对方居然这般无耻。刚刚将自己的通行证收走,就玩了一出自说自话的剧(情qíng)。

    左又觉得自己遇到对手了。

    在一旁的安邑看的是目瞪口呆。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欧阳老师吃亏,更是佩服左又的勇敢。

    谁不知道欧阳雨在岭北学院里是出了名的暴脾气,一言不合便大刑伺候。

    她不仅是学院讲师,更是监牢副典狱长。

    欧阳雨与白梦梦的私交关系极好,在所有人的眼中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毕竟(性xìng)格如此相向。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就拿出通行证给你看。”左又说着,作势要在怀里去取东西。

    “给。”左又将怀里的卡片交给欧阳雨。

    欧阳雨看了眼卡片,愣在当场。

    趁着对方发呆,下一秒左又脚下灵动,留下一道残影,全速朝向学院内部跑去。

    甚至左又连心眼都开启了,只为了更好的寻找逃跑路线。

    没想到这么快就露馅了,左又无奈的叹道。

    岭北这个地方对他还真是不友好,不是莫名其妙被高手追杀,就是遇到奇奇怪怪的人。

    他只是想在岭北学院观光一番而已,干嘛弄得这么兴师动众。

    左又感知到,对方此刻已经快速朝着他的方向疾驰而来。

    安邑站在原地看着被欧阳雨重重摔在地上的卡片,一看之下,脸色古怪到了极点。

    治疗不孕不育,到****

    万万没想到他居然敢这样调戏欧阳老师。最关键的是,欧阳老师结婚五年,的确没有生的一儿半女……

    此为(禁jìn)忌,左又肆无忌惮的碰了。

    (本章完)
重要声明:小说《妖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九十章 岭北学院(四)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