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走、跟为师盖大棚去

    杜慎心里美滋滋。

    又收了个有钱的学生,还是旁听,不用担心人家老师找上门。

    试问天底下还有这么好的事吗?

    当然没有!

    而天底下除他外还有这么好的老师吗?

    当然也是没有的!

    咳咳!

    朱厚照心(情qíng)也十分激动,他来此的目的就是拜师,眼见目的达到,便开口问道:“不知老师何时教我?”

    教东西嘛,当然是可以的。

    至于教什么?

    那就是个问题了!

    教八股文,当然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至于教数理化?

    想想未来的皇帝张口闭口就是:学会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那画面似乎有点太美。

    况且,当今圣上要是知道,自己不教他儿子好的,光教这些玩意,会怎么看自己?

    杜慎忍不住打了个摆子,还是算了吧!

    思忖片刻,他眼前一亮。

    有了!

    杜慎大手一挥道:“走,为师带你们上体育课去。”

    体育课好啊!

    后世朱厚照为何干下了那么多混账事还能被评为不错?是因为他能打啊!

    喜好武功,开疆拓土!

    杜慎是个因材施教的好老师。

    对付这种铁头娃,体育课就是最好的法子,不仅陶冶(情qíng)((操cāo)cāo),还能锻炼(身shēn)体。

    再说了,眼看着秋末了,杜慎还想着弄个蔬菜大棚出来,等冬天的时候能吃上翠绿的蔬菜。

    只是杜家村人手不够,工匠也少,仅有的也都在建造书院和制造粉笔。

    正愁着这件事,朱厚照就带着刘瑾送上门了,反正又不用出工钱,不用白不用啊。

    ……

    来到正在建新的书院。

    原本的一片荒地,已经大变样了。

    这里的土地被全部翻了个遍,一道道围墙虽然还没有全部建造完成,但已经有了大概的轮廓。

    在杜慎的设想中,(日rì)后这书院是要做大的,除了十来间用来教书的教室外,还要有着宿舍楼,图书馆等物。

    原本等建造的差不多,土地夯实以后,准备只铺出供人行走的砖路,不过眼下有了朱厚照的拜师礼,应该能把整个地面都铺上青砖。

    到时候,杜慎的书院在硬件设施上,绝对不会差了别家分毫。

    只是眼下,却还是建新的一片火(热rè)之象。

    师徒几人夹带着太监刘瑾,很快就来到了一片已经翻整过的土地上,周围则放置茅草竹竿等物。

    这里是宿舍楼的后方,也就是杜慎设想中的大棚,但现如今它只是个“菜园子”而已。

    大棚的搭建并不难,只需要确保大棚内的温度能保持在一个平均线上,然后增加光照,就能达到理想中的状态。

    现代的大棚多是采用塑料等材质制作成的薄膜覆盖,达到保温透光的效果。

    可现如今却是古代,塑料薄膜是别想了,那玩意压根就制作不出来。

    能取代薄膜的东西也不是没有,比如说肠衣和较为透光丝绸就能达到四五层功效。

    不过那样一来,所耗费的人力物力是非常巨大的,为了搭建一个大棚简直得不偿失。

    因此,思前想后,杜慎便不打算那么做,转而求次,先把棚子搭建出来,上铺茅草,四周用土墙封住,再用油灯等替代光照。

    这样一来虽然比不上塑料大棚的效果,但也多少算得上是简陋版的了。

    众人站定。

    杜慎便让张灏和徐鹏举带头,将竹竿插在地上,然后两段用绳索系在一起,先把大棚的轮廓搭建出来再说。

    张灏两人埋头苦干,拎着竹竿左右配合,很快就将竹竿一根根的系好,手脚不停的往前直行。

    杜慎则跟在后面,指导他们如何搭建才会使得竹竿受力均匀,不会被盖上去的茅草压塌。

    两个徒弟一边用心的听着,一边干着活,倒是越来越不像是个公子哥,变得务实了起来。

    而朱厚照见此,心头一动,便在杜慎(身shēn)边想要旁听。

    听着自家老师所讲的力学原理,他若有所悟,突然道:“老师,我也可以一起帮忙吗?”

    你以为你还能闲着?

    杜慎撇了他一眼,嘴上却关切道:“可以是可以,不过你尚且年幼,千万别累着。”

    朱厚照豪气若干的道:“老师请放心,学生虽然年幼,但力气还是有的,这种粗活难不倒我。”

    说着,他拦过一根竹竿,莽足了力气往地上一插,竟也干的有模有样。

    可刘瑾却不干了。

    他躬(身shēn)谄笑道:“(殿diàn)下,您乃千金之躯,如何能干这等粗活,还是让奴婢来吧!”

    刘瑾倒是一心为主,然而朱厚照却完全不领(情qíng)。

    粗活?师兄和老师都在干着的活儿,你说是粗活?

    “狗奴才!平(日rì)里你这奴才也算机灵,今(日rì)怎没一点眼色,打扰老师与我等上体育课!”

    朱厚照一挥手,稚嫩的脸蛋上带着些许威严,直视刘瑾。

    “啊?”刘瑾张了张嘴,郁闷的道:“奴婢知错了。”

    马(屁pì)拍在了马腿上,刘瑾不敢再多言,心中却腹诽不以。

    他实在看不懂,这明明就是在干体力活,还是没钱的那种,怎么就跟上课扯上关系了呢?

    不过,他这么一嗓子,倒不是做了无用功。

    起码,杜慎是注意到这厮了。

    长得五大三粗,话又多,看来平常吃的还是太饱了。

    杜慎若有深意的看了刘瑾一眼,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刘太监?”

    “先生称奴婢名字即可,有何要求但讲无妨。”

    刘瑾拱手,倒是不敢放肆。

    杜慎两眼放光,这可是你说的啊!

    “刘瑾啊,你看太子勤恳劳作,可有所得啊!”

    啥?咋又扯到自己了?

    刘瑾虽然不明所以,但嘴上却谦卑的道:“太子尊师重道,且能下潜与田野之中,乃大明之福,只是太子毕竟年幼,奴婢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呀。”

    他说的倒是(情qíng)真意切,虽然有卖弄的嫌疑,但毕竟常年陪伴朱厚照左右,说的也是真心话。

    朱厚照听到两人交谈,心里更是感动不以,看来刘瑾这狗奴才,还是个有良心的。

    可杜慎却不吃这一(套tào)。

    他笑眯眯的道:“既然如此,你看这大棚正缺人手,何不为太子分忧。”

    话一说完,朱厚照的目光便看了过来,目露期待。

    自己都在干着活儿,刘瑾这狗奴才还能免了?

    那还像话吗?

    张灏赵秀徐鹏举三人也同样目光炯炯,只不过他们对刘瑾看不上眼,因此颇为冷淡。

    这……

    刘瑾苦着脸,都这样了,他还能拒绝吗?

    “奴婢……当然愿意。”

    杜慎就跟无良的地主似得,毫无节((操cāo)cāo)道:“既然如此,那你就把茅草铺上吧!那茅草有点扎人,你可千万别怕苦。”

    刘瑾勉强笑道:“奴婢不怕吃苦。”

    他哪敢说苦,抱着一堆茅草就干了起来,只是那茅草确实扎人,直戳的他(身shēn)上红一道白一道的,分外难受。

    偏偏更难受的是,他被扎的龇牙咧嘴,还不敢叫疼,不然的话你让太子怎么想?

    那不是显得他刘瑾无能吗!

    朱厚照见此,感动的道:“刘瑾是个忠心的好奴才。”

    杜慎也认同的点点头,心里却在腹诽。

    “这刘瑾五大三粗,确实是个干活的料,可惜跟着便宜徒弟朱厚照,不然要过来当长工,又省了一笔工钱。”
重要声明:小说《混在大明当老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31章 走、跟为师盖大棚去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