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血泊妖魔,星炎焚尽孽海

    “看起来比巴沙强不了多少。”

    逐云拔出紫宵剑,烟雾一般的天极炎覆盖其上,这是他对付这些人的法宝。

    “其中有一个是法师,你得小心了。”梵天提醒道。

    “管他是什么玩意儿,先干再说。”

    逐云竟然先发制人,踩碎了脚下的房檐,提着紫宵剑破空而去。

    对面的三人反应也是极为迅捷,其中两人微微移动脚步消失不见,只留下其中最为高大的一人应战。

    好像闪云星的人特别喜欢用刀,那高大的红袍人从大袖中摸出来的也是一把无鞘的长刀,这是他遇到的第三把刀了。

    刀剑相交,强大的力量让两人都暗暗心惊,不过逐云早已打定不死不休的主意,明晃晃的长刀上倒映出他狂(热rè)的脸。

    “嗖!”

    眼看持刀大汉快要不敌,出现在远处的一个红袍人开始吟唱起什么,天空中的那个血球重新汇聚起来,形成一张大嘴之后,朝着两人咬去。

    “雕虫小技,不足挂齿!”

    天极炎猛地覆盖住他的全(身shēn),紫宵剑也变成了一把火剑,他只微微加力,持刀大汉手中的长刀猛得崩断,吓得大汉几个飞退到了极远处;而此时血盆大口正要((逼bī)bī)近,逐云大吼一声,回(身shēn)猛地斩在血球之上。

    血色的大嘴应声撕裂,分散为了两团稍小的血球。

    他的这些举动让三个红袍人都微微吃惊,虽然被印记所标记的人很强,但是这次的这人好像有些强过头了。

    “鬼鬼祟祟的,敢不敢用真面示人!?”

    看着三个红袍人微微靠近好像是要商议什么似的,逐云心中火气又上来了,立马展开无尘之境,来到了三人近前,发出了一道夹杂着天极炎的斩击。

    让天空中飞奔的太阳都黯然失色的斩击呼啸而过,三个红袍人急忙闪躲分散到四周。

    “轰!”“轰”“轰”

    斩击落入建筑物中,几座高大的房屋立马倒塌下去,掀起巨大的烟尘。

    “哟,看来兽人的确要比人族强一些。”

    虽然斩击没有直接斩中他们,但是天极炎却已经落到了他们的衣角之上并迅速扩散着,他们显然知道这白色的火焰是不好惹的,所以毫不犹豫地撕下了(身shēn)上的红袍,露出了下面奇异的面孔。

    他们都是一些逐云从未见过的兽人,连他夺取的那个刀客的记忆中也没见过。

    其中两个大汉浑(身shēn)都覆盖着细密鳞片,只不过一个是火红色,一个是青绿色,头顶还都有朝后的犄角;而另外那个纤细的人影是个女人,手里拿着一把精致的法杖,虽然一眼

    看起来和人类一般无二,但是暗紫色的皮肤和头顶盘羊般的螺旋犄角证明了她不是人族。

    “龙人?和...恶魔?”

    在刀客的记忆中搜寻了好一会儿,他才从书中找到了这两个陌生的词。

    三个圣猎者面色淡漠地看着他,但是却不说话,好像在酝酿着什么。

    “你们不是想抓我去做奴隶吗?来啊,怎么还呆在原地装死?”

    逐云弹了弹紫宵剑,白色火焰正星星点点地从上面流泻而下。

    随着他的挑衅发出,三个人中为首的魔女好像下定了决心,举起了手中的法杖,嘴唇嗡动,但是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磨磨唧唧的,受死吧你们!”

    看着至始至终都一言不发的三人,他暴怒的心(情qíng)顿时席卷上来,大手一挥,三人头顶出现了翻滚流泻而下的白色火焰,与此同时他自(身shēn)也猛地突进向前,紫宵剑欢快地鸣叫起来。

    但是此时对面的三人依旧一动不动,以逐云此时的速度,若再无动作,恐怕他们再无还手的机会了。

    “嗡!”

    当他的长剑呼啸着来到那魔女面前的时候,一道红色波纹以她为中心朝四周扩散而去,周围的世界好像突然被泼上了一层鲜血,天空、地面、房屋、水流所有的东西都被镀上了一层血红,除了逐云自己,周围的一切东西好像都变得妖异起来。

    “当!”

    魔女伸出已经变得粗壮且坚硬的爪子,稳稳挡住了带着天极炎的紫宵剑。

    “领域吗?有趣。”

    看到魔女轻松接招,逐云不但不觉得害怕,反而变得更加兴奋起来,发出一个狞笑之后,开始猛烈地挥动起紫宵剑来。

    “让我看看你能接下几招!哈哈哈哈!”

    眨眼之间,他已经斩出了数十剑,但是还不例外的都被魔女右手尖尖的爪子稳稳挡住,但是他还要继续,狂笑着挥剑,他想知道这个魔女到底有多强。

    终于,魔女好像有些不耐烦了,扔掉法杖之后,左手手臂一阵蠕动之后,也变得和右臂一样狰狞粗壮,当逐云的长剑再一次斩来的时候,她用利爪一把钳住紫宵剑,右手则朝前刺去。

    逐云感知到手中的长剑微微一滞,已经预测到了魔女的下一步动作,所以手中加力,天极炎炸裂开来,而魔女感知到长剑加力,也只得回过手来阻挡。

    “砰!”

    当魔女被整个击退之后,她的神色终于变得冰冷起来。

    “一起来吧,一个女人不够看!”逐云微微扬起了下巴。

    还是魔女先有动作,随着她血红的嘴唇

    一阵嗡动,这个血红色的领域开始颤动起来。

    哗啦啦的水流声在地面响起,地面此时好像变成了一个血湖,此时湖水正慢慢往上冒,不过片刻,血水已经把房屋全都淹没在了其中,到达众人脚底的时候刚好停住。

    “花里胡哨的......”逐云没好气的骂了一句。

    “吼!”“吼!”

    随着两个龙人发出一阵不似人类的嘶吼,他们二人包括魔女,全都发生着怪异的变化。

    魔女的变化最大,浑(身shēn)皮肤下面的血(肉ròu)都剧烈的蠕动起来,她穿在外面的衣服也被轻易的崩裂成了碎片,不过里面可没有大好的(春chūn)色,而是粗壮虬轧的肌(肉ròu)和刺破血(肉ròu)长到皮肤外的骨骼,而她头顶的盘角也胀大了几分,粗壮了一大圈的手脚上长着锋利的爪子,背上长出了一对宽大的翼膜,狰狞扭曲的脸庞上还长着尖锐的獠牙,已经完全看不出之前纤细较小的淑女模样了,甚至看不出它是男是女了。

    而另外的两个龙人变化虽然不及魔女的大,但也极为惊人,鳞片覆满全(身shēn),头顶的龙角也边长了几分,最重要的是他们(身shēn)躯起码变大了一倍,拱起的肌(肉ròu)蕴含着不言而喻的力量。

    “很好......”

    感受到三股强大的压迫感,逐云笑了起来。

    “吼!”

    红色龙人发出一声咆哮,明亮的白光在血色中穿行,正冲到他的头顶;与此同时另外的青色龙人和魔女也消失不见,下一刻出现时正在他的左右两边。

    锋利的拳风刺破了衣袍,逐云终于感觉到了危机,不过既然已经经历过如此多的磨难,这次应该也不算什么。

    只是此时三道攻击齐至,他对付起来也有些吃力,只能两头取其轻,在斩破头顶灼(热rè)的光芒之后,转(身shēn)出拳对上龙人比他大出数倍的拳头,而右边魔女的攻击就实在无法顾及到了,三人的速度都极快,犹犹豫豫反而受伤最大,不如单独舍弃一边的防御最好。

    魔女的拳头还未击中他,他的衣袍就已经炸裂开露出皮肤来了,可见其威力之大。

    “噗.....”

    一股巨力从下腰袭来,内脏的震颤让他一瞬间有些发蒙,只是来不及发愣,他已经喷出了一口鲜血,被那股巨力给掀翻了出去,在血湖之上翻滚起来。

    只是翻滚还未停止,三个催命的家伙又已经跟了上来,两个龙人一左一右挡住他的去路,魔女则把手伸出血泊之中。

    随着血湖上的波纹震((荡dàng)dàng)起来,几只鲜血淋漓的血手从血水中伸了出来,抓向刚刚调整好(身shēn)体的逐云。

    “草!”

    他现在已经(爱ài)上了这个脏字,因为只有这个脏字能完全表达出他心中的愤懑了。

    “无尘!”

    展开自己的领域,逐云消失在两个龙人和血手的追击之下,出现在了刚才停留的位置,星力夹杂着(阴yīn)阳灵力,一剑斩向不远处还在((操cāo)cāo)控血手的魔女。

    “啊!吼!”

    魔女粗壮的手臂应声而断,断臂处的鲜血入泉喷涌,而她也发出了一声尖锐刺耳的嘶吼声。

    “真是奇了个怪了,星力能伤到你们却伤不到巴沙,(阴yīn)阳灵力能伤到巴沙却伤不到你们,有趣......”

    看到魔女强大的**竟然也不能阻挡星力的攻击,他顿时松了口气。

    不过这点伤对于魔女来说算不得致命伤害,血池里的鲜血翻滚着朝她涌去,在鲜血全都涌入她的伤口之后,她的断臂处竟然剧烈的蠕动起来,不一会儿,一只与之前完全一样的手臂又重新凝聚成型了。

    “原来这个领域和我的星域类似。”

    思索了一瞬间,两个咆哮着的龙人已经到了近前,一道火焰锁链和一道青色锁链正从他们手中扔出。

    “被我找到了破绽,你们可再没有机会了。”

    狂暴的星力从逐云(身shēn)上爆发而出,两条龙用魔力凝聚而成的锁链在遇到这股狂暴的力量之后竟然迅速消融了。

    之后他迅速斩出几剑,青龙和火龙的嘶吼声顿时戛然而止,齐齐跌倒在血泊之中,不过这是他们的领域,虽然受到的是致命伤,但是有血湖的存在,他们是想死也难。

    不出所料,血水涌入他们的(身shēn)体,心脏被搅碎的他们又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看着三个狰狞的怪物重新升起敌意,他却已经不想再继续下去了,因为已经被他找到破绽,再打一万次也是徒劳。

    “结束吧。”

    把紫宵剑插入血泊之后,燃烧着的星力开始毫不留(情qíng)地朝四周迸发而去,这个血色的世界,即将被焚毁。

    此时三个怪物继续朝他冲来,不过他已经毫不在意了,因为在燃烧着的星力之中,他们是没有机会的。

    (本章完)
重要声明:小说《梵星帝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百二十八章 血泊妖魔,星炎焚尽孽海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