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2章 黑灯瞎火说实话

    丁恪几步冲上前,慌着不知如何是好,看了眼脸肿的跟紫馒头一样的陆遇迟,紧接着道:“我去找医生!”

    他转(身shēn)(欲yù)走,闵姜西把他拉住,“不用去。”

    丁恪茫然的看向她,闵姜西道:“医生说是正常现象,毛细血管破裂,他嘴里都是伤口。”

    丁恪白着脸看向陆遇迟,有些话根本问不出口,比如说‘还好吗?’。

    陆遇迟却看着丁恪,笑了笑,“我没事儿。”

    他一只眼睛肿成一条缝,另一只眼睛很大,白色的眼底有一半都是瘀血,看着就吓人,丁恪喉结动了动,却半晌都没说出一句话。

    程双说:“你赶紧躺好,医生说你坐久了会脑充血。”

    医生哪里说过这种话,陆遇迟撒谎无数,却不会在丁恪面前卖惨,一时间尴尬到垂下头,丁恪很快上前一步,扶着陆遇迟躺下,动作小心翼翼,“慢点儿。”

    “嗯,没事儿。”

    “别总说没事儿,刚出院又进来,打架之前没想过自己(身shēn)上有伤?”

    陆遇迟‘嗯’了一声,“下次不打了。”

    程双道:“学长,你今天方便留下照顾浴池吗?”

    丁恪抬起头道:“我留下,你跟姜西赶紧回去,到家发个消息过来,路上小心点儿。”

    闵姜西问:“你一个人能行吗?”

    丁恪说:“没问题,你们走吧。”

    闵姜西跟程双拿起包,趁着丁恪背对她们之际,朝着(床chuáng)上的陆遇迟使了个眼色,双双离开,病房中只剩他们两个。

    丁恪问:“喝水吗?”

    陆遇迟摇摇头,“不渴。”

    丁恪自动解读,“嘴里疼的喝不下?”

    “没有,不疼。”

    丁恪眼底的歉疚更浓,但这会儿对不起之类的话又太过虚无,他没说话,只默默地坐在(床chuáng)边椅子上,反倒是陆遇迟开口问:“你说倪欢给你打电话?”

    丁恪面无表(情qíng)的应了一声:“她把今晚的事儿说了,还说有人堵在她家门口,不让她出去也不让她报警。”

    陆遇迟沉默片刻,“你还接她电话?”

    丁恪道:“她用了一个陌生号打给我,我不知道是她。”

    陆遇迟的心(情qíng)瞬间多云转晴,出声道:“她这种人是江山易改本(性xìng)难移,你犯不着跟她赌气,反正已经分了,她再找谁也跟你没关系,传出去丢脸的是她。”

    丁恪道:“我现在对她一点儿兴趣都没有,也不在乎丢不丢脸,倒是你,你做事儿之前想没想到后果?一个人跟那么多人打架,还为了个不相干的人,幸好是有人帮忙,万一出事儿了怎么办?”

    陆遇迟道:“她让你心里不痛快,我就让她不痛快。”

    两人目光相对,陆遇迟只有一只眼睛里放着光,丁恪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眼中划过一抹意外和迷茫,慢半拍道:“就算要收拾她也是我来做。

    ”

    陆遇迟道:“不值当脏了你的眼。”

    丁恪说:“所以你就脏了自己的眼?”

    陆遇迟玩笑道:“脏谁不是脏,咱俩谁跟谁?”

    丁恪笑不出来,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陆遇迟被盯得心虚又发毛,轻声试探:“你生气了吗?”

    丁恪不答反问:“我有什么好生气的?”

    陆遇迟顿了顿,“我不是故意把事儿闹得这么大,当时脑袋一(热rè)就冲上去了。”

    丁恪说:“怕我嫌丢人?”

    陆遇迟沉默,不置可否。

    丁恪面上不辨喜怒,开口说:“我现在最后悔的事儿就是给倪欢留脸,给她留了口饭,早知今天你会躺在这儿,我一定风风光光送她个(身shēn)败名裂,让她滚得远远的。”

    陆遇迟难以遏制内心的澎湃,强忍着道:“你一点儿都不喜欢她了?”

    丁恪道:“你说得对,好人有的是,我何必跟她这种人(身shēn)上浪费感(情qíng)。”

    陆遇迟说:“你想通就…咝……”

    因为太激动,他扯到嘴角伤口,疼的倒吸凉气,丁恪也是眉头一蹙,马上站起来抽纸,陆遇迟的嘴角渗出血丝,丁恪帮他擦,边擦边道:“先别说话。”

    陆遇迟近距离看丁恪的脸,黑白分明的瞳孔,(挺tǐng)直的鼻梁,淡色的唇瓣,就连下巴上冒出的青色胡茬都那么的好看。

    丁恪专注陆遇迟的嘴角,也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察一个男人,陆遇迟的长相更不用说,标准的大帅哥,虽然眼下是惨了点儿,但受伤的嘴唇有受伤的美,唇瓣轻抿,唇角是微微上扬的。

    丁恪问:“还疼吗?”

    陆遇迟一时恍神儿,随便‘嗯’了一声,丁恪起(身shēn)道:“等一下,我让护士过来给你上点儿药。”

    “不用了。”

    “你先闭会儿眼睛,休息一下。”

    丁恪转(身shēn)往外走,陆遇迟拦不住,没多久,病房门打开,丁恪一个人走进来,手里拿着棉签和药水,走近后道:“我帮你上,疼你就说。”

    他用棉签蘸了药水,轻轻点在陆遇迟唇角,陆遇迟抽了下,丁恪马上抬起,“很疼?”

    “没事儿,能忍住。”

    丁恪弯着腰,再去触碰的时候,本能的噘嘴吹了吹,细细的风掠过陆遇迟的唇角,也掠过他的脸,他浑(身shēn)过电一般,从头麻到脚。

    丁恪见他没吭声,往后的几下一直都是边吹边上药,直到药上完,他直起腰,陆遇迟说:“谢谢。”

    丁恪说:“谢什么谢,赶紧闭眼睛睡觉。”

    “你呢?”

    “你不用管我。”

    “这边没有陪护(床chuáng),问问护士能不能加(床chuáng)。”

    “我去问,你先睡觉。”

    丁恪关了大灯,转(身shēn)出去,陆遇迟在黑暗的病房里睁着眼睛,回忆刚刚丁恪冲他唇角吹气的画面。

    约莫十分钟的样子,病房门轻轻打开,陆遇迟看到丁

    恪拎着张折叠(床chuáng)悄悄往里走,他开口道:“只有这种(床chuáng)吗?”

    丁恪说:“你还没睡?”

    “睡不着。”

    丁恪把(床chuáng)支在病(床chuáng)边上,(床chuáng)上有一层薄毯子,他就这么直接躺上去,铁(床chuáng)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陆遇迟说:“这么硬怎么睡?你别在这儿待了,回去吧,我一个人也没事儿,又不是下不了(床chuáng)。”

    丁恪道:“别废话,闭上眼睛休息。”

    陆遇迟抽了自己的枕头递过去,丁恪翻(身shēn)坐起来,对着黑漆漆的人影道:“我还说不听你了。”

    “我可以不睡枕头。”

    丁恪站起来,一手拿过枕头,另一手抄过陆遇迟的肩膀,往他头下垫,这姿势,就像是把人抱在怀里,陆遇迟一时鬼迷心窍,拉住丁恪的手腕说:“你也上来睡吧。”

    (本章完)
重要声明:小说《报告总裁:有人追你老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542章 黑灯瞎火说实话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