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红山茶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怀愫 书名:惊蛰
    买到防盗章了?晋江app千字三分, 一章一毛钱, 补买无压力  她抬头望望庙门,也不知道今天师兄的运气怎么样。

    要是没(肉ròu), 晚上就只有一把野菜能下锅了。

    天色将暮,山间雾色一层一层氤氲, 师兄还没回来。

    庙门外飘进一只女鬼, 带进一阵(阴yīn)风。

    小小一双眼睛生来便与常人不同,瞳色濛濛, 时时刻刻都像含了一层薄雾。看人面目不分明, 见鬼却极清楚。

    女鬼不知小小能看见她,一下扑倒在破败的神像前,泫然道:“土地爷,您可要给我作主啊!”

    她一边抹鬼泪, 一边向土地爷状告她那负心的男人, 谋她财,骗她色, 全靠她才能吃油穿绸。

    不肯娶她便罢, 竟想将她卖掉,她不堪受辱,用一根罗带了断了自己。

    小小紧紧领口,伸手拨弄着柴火,让火烧得更旺些。

    抬头望向山间小道,(日rì)头只余下一个角,等这一角落到山对面, 山间野鬼便会倾巢而出。

    这间土地庙早已经没有香火供奉,自然也就没有神力替女鬼作主了。

    锅里的水烧开了,咕嘟咕嘟冒着泡,小小猜测今天大约是没有(肉ròu)吃了,把野菜扔进锅里,从竹篓中取出一个竹筒,木勺在竹筒里一刮,撮下点盐花,搅在汤中。

    等汤煮好,她先盛了一碗,搓土为香,供到土地爷神像前。

    借居在此就要礼数周到,本地的鬼怪,就算敢在外头作乱,也不敢轻易踏进土地爷家里作祟。

    女鬼还在嘤嘤哭告,她双目凸出,舌头老长,可(身shēn)影窈窕,形态(娇jiāo)媚,瞧得出原来是个美貌佳人。

    午间来投宿的时候,小小就看见这只女鬼了,她吊在土地庙前的老槐树下,脖子拉得老长,(身shēn)子一晃一晃,拿头((荡dàng)dàng)秋千解闷。

    没想到太阳一落,她会解开罗带,把舌头塞嘴里,跑进土地庙告状。

    土地不能显灵,对这女鬼的哭诉也有心无力,女鬼哭了半(日rì),把脸一抬,指着土地:“你(身shēn)为一方土地,我在你的地界含冤屈死,你竟然不管!”

    小小充耳不闻,蹲在门边抱着膝盖,一心一意盯着山道,等师兄回来。

    天色越来越暗,羊肠小道上一点亮光隐隐浮动,似是有人在暮色中点了一盏极亮的灯。

    这是师兄的命火,小小一下站起来,走到门边迎接。

    女鬼哭骂完了,与小小擦肩而过,又是一阵(阴yīn)风,冻得小小起了一(身shēn)鸡皮疙瘩。

    女鬼飞(身shēn)奔到树边,解罗带结缳,脖子一伸,把自己挂在树上,长舌头“啵”一下落出来。

    这一(套tào)动作万分娴熟,原来她是先告状才去死的。

    小小见怪不怪,心中所思只有一桩,不知今天还有没有(肉ròu)吃?

    谢玄出了城门就往土地庙飞奔,跟(日rì)落比谁的脚程快,怀里揣着刚刚买的烧鸡,也顾不得烫,小小一定饿了。

    槐树上的女鬼((荡dàng)dàng)了几((荡dàng)dàng),又伸手解下罗带,把舌头塞回嘴里,再次飞扑到神像前:“土地爷!您可要给我作……”

    女鬼哭诉未完,谢玄就踏进庙门,女鬼只觉浑(身shēn)上下似被针刺,哀嚎一声,缩(身shēn)飞出窗外,逃开一丈远。

    谢玄一脚踏入土地庙的庙门,就似暗屋点灯,刹时间满是光华,他从怀中摸出油纸包,扔给小小,咧嘴笑道:“咱们今儿吃烧鸡!”

    小小唇角微微一翘,揭开油纸包一看,不光有鸡,还有烘得香软的薄面饼,面饼裹着鸡(肉ròu),油汪汪的,看着就好吃。

    她先咽了口唾沫,跟着粉唇一抿:“你又赌了?”

    谢玄嘿嘿一笑:“就一把,明儿找到活,就不去了。”

    小小叹息一声,把锅里的汤(热rè)了(热rè),盛一碗给谢玄,自己捧着面饼往谢玄怀中一坐,靠在他肩上,把沾油最多的那张饼给了谢玄。

    十五六岁的少年,已然长的(身shēn)高腿长,一只手就环住小小,等她撕鸡(肉ròu),包在软饼中,一口咬了,(肉ròu)香扑鼻。

    “有师父的消息没有?”

    谢玄也饿得急了,他买了吃食自己一口都没动,张嘴就咬掉半块饼,边嚼边道:“城外有个一阳观,道士倒是多得很,可我问了一路,也没有师父的消息。”

    两人从小就由师父一手带大,说话走路识字修道,全是师父教的,说是师父,实则是慈父。

    惊蛰那天,谢玄带着小小上山猎野味,到城中换了酒(肉ròu)冻梨回家,可师父却不见了踪影。

    他们在家等了一个月,师父也没有回来,附近的邻居问了个遍,无人见他出门,一个大活人凭空消失了。

    乡间闭塞,问遍了四方村落,也只来过两个生人。

    一个紫棠面皮,横眼吊眉,左眼下生了一颗瘤;另一个温文而雅,模样像是书生,但背后背着一把剑。

    两人全无头绪,等不下去了,这才收拾东西出门找师父,出来一个多月,也没有半点师父的消息。

    谢玄把裹着满满鸡(肉ròu)的饼送到小小嘴边,一握她的手指冰凉,皱眉问道:“可是有哪个不长眼的鬼来烦你了?”

    桑小小天生(阴yīn)气重,眼睛又太干净,最易招惹脏东西。而谢玄八字重命火旺,什么脏东西见了他都要退避三舍。

    小小幼年时道术未通,只有在谢玄怀里才能安眠。

    一抱就抱了十来年,抱成习惯了。

    小小就着谢玄的手,张嘴咬了一小口鸡(肉ròu)包饼,想起那个重复告状投缳的女鬼,摇了摇头。

    谢玄懒洋洋支着长腿,笑得眉眼飞扬,告诉小小:“这池州城十分富庶,明儿咱们就进城去,总能碰上那么两三个倒霉鬼。”

    “不是说本地有个一阳观,还会有人请咱们吗?”

    谢玄早就打听清楚了,一阳观确实是大有名头,可池州百姓私下又叫它“拔毛观”,雁过也要留下一(身shēn)毛,富户有钱,寻常百姓哪有钱上一阳观解煞。

    明儿进城先去城东富户门前转一圈,实在不成再去城西,总有生意可做。

    师兄妹俩的道术堪堪入门,师父不知所踪,出了村子才知道世道艰难,样样要钱,两人就只有道术能赚点盘缠。

    这一路替人化煞、作法、超度、抓鬼、起坟,靠着小小的眼睛和谢玄的命火,回回都运气非凡。

    小小喝了一口野菜汤,随口说道:“那明天还是先去((妓jì)jì)馆。”

    谢玄呛了一口,咳嗽了几声,面色微微泛红:“咱们往后不去那种地方了。”

    “为什么?”小小细眉一拧,越是鱼龙混杂的地方,五蕴之气就越是混沌,也就越有钱可赚。

    谢玄瞥了她一眼,小小天生体弱,生得就比别人小些,师父常说是给她起名起坏了。

    她生得小,可也十三岁了,不能带着她往那些地方去,要是被师父知道,还不得打断他的腿。

    “那些个细碎活来钱太慢了,咱们要干就干个大的。”他神采飞扬,“等有了钱,再找到师父,咱们就去京城,去最贵的酒楼吃席。”

    小小细眉一弯,淡漠的脸上露出笑意,“嗯”一声点头,把吃不完的饼子仔细收起来,明儿要是没吃的,还能用剩下的垫垫饥。

    神台下已经清扫过,铺了一(床chuáng)薄被,小小先钻进去,谢玄跟着矮(身shēn)钻入,小小张开胳膊投入他怀中,两只手勾住他的脖子,脚丫搭在他腿上。

    谢玄抱着小小,就似抱着一块寒玉,旁人受不了这凉意,可他却觉得通(身shēn)舒泰,还搂着她往怀里贴了贴。

    两人自幼睡惯了,谁也没觉得不妥当。

    小小鼻尖磨着谢玄的(胸xiōng)膛,少年伸伸长腿,打了个哈欠。

    (春chūn)寒料峭,两堵薄墙挡不住风,但谢玄通(身shēn)火(热rè),小小睡在他怀里,比盖着厚被还要暖和。

    谢玄跑了一天,早就累了,不一会就睡熟了。

    他睡着了命火金光还在发亮,小小拱拱脑袋,从他怀中探出头,雾濛濛的眼睛望向庙门外。

    作者有话要说:  他不想杀我=他喜欢我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隔隔隔隔云、我是么么、676345、jc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1013178 80瓶;书荒噜啦啦 56瓶;欢乐英雄在天涯 49瓶;坠入深海、tiffany 30瓶;妖精筱雨 20瓶;过家家、小兔子 16瓶;皮太厚、影年华、illusion、钓台、随意、小卜卜小、小巨人、蜗牛、华如风 10瓶;我是么么 8瓶;雾终、棉花糖豆豆、梨花沐雪、柚子慢慢吃 5瓶;葳蕤 3瓶;十里桃花开、26172369 2瓶;小喵三千、寒江雪、cy_89、柒柒七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重要声明:小说《惊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25、红山茶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