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林洵一边视频,一边拿着彩铅在画的,是她。

    画里面的李念念,就和她此刻一个样子。

    也不愧是林洵的画功,才能做到在这么短时间内,画得如此像,而且速度还这么快。李念念自己也是画画的,还是不得不承认,林洵在这上面的天赋真是让旁人难以企及的高度。

    “画得真好。”李念念喃喃道。

    林洵将摄像头调回了前置,镜头里他的脸依旧是那样平静淡然的,“哪里好了。随便画的……”

    “随便画的都已经很好了,我要是有你这样信手拈来的本事,我爸妈就不用为我的将来担心了。”李念念说道。

    非常真诚,她就是个真诚的姑娘,所以在夸奖人的时候,也会让人得到最大的满足,因为她的这份真诚,就能很容易的说服你去相信,自己真的有这么好这么优秀。

    林洵默了默,眸子垂着,没抬眼只低声说道,“本来就不用担心。”

    李念念本来还没明白林洵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是看着视频这边头也不抬的少年,似乎又瞬间能明白他这意味不明的简短话语是个什么意思了。

    本来就不用担心她的未来。有他在呢。

    李念念笑了笑,认真叫了他一声,“小洵。”

    “嗯?”林洵看着她,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不要因为别人说我什么,就和别人打架。让他们去说就是了。”李念念看着他眉骨和脖子上贴着的纱布,白得刺眼,她眉头皱了皱,“我不想看到你受伤。你也不是会因为别人的说法就(情qíng)绪波动的人,由他们去说就是了。”

    林洵没点头没摇头,但紧抿的唇角已经表露了他的意思,是不答应李念念这话的。

    李念念见他不做声,又见他嘴角紧抿,只得唤了一声,“小洵……”

    “不行。”林洵低声说,声音听起来与以往分明无异,但又分明多了一分斩钉截铁在里头似的,少年音已经染了变声后低沉磁(性xìng)的声线,继续道,“说我,可以。说你,不行。”

    他的确不是会因为别人的说法就有(情qíng)绪波动的。但那是别人将各种言语加诸在他(身shēn)上,他是无所谓的。但是说她,就不行。

    就像薄扬所觉得的那样,小洵虽然(性xìng)格内向沉默,但毕竟是个男人啊。要是听着自己的女人被别人谩骂讽刺还无动于衷的话,那还算是男人么。

    林洵(性xìng)格里有着他自己的倔,李念念知道自己是劝不动的。

    林洵也没打算继续这个话题,李念念想了想,就说道,“那幅画给我留着喔,别弄丢了。”

    林洵嘴角浅浅勾了一下,指尖在那白卡纸上敲了敲,“也不是什么好的。有什么好留着的……”

    “谁说不好了,你画的都(挺tǐng)好的,我可喜欢了。”李念念笑眯眯的。

    林洵想了想,就站起(身shēn)来,“那让你看到这一幅的话……”

    他只说了个开头,李念念还不明所以他话里的这一幅是哪一幅,视频里林洵已经又调转了摄像头。

    看着屏幕上陡然显示出的近乎占据了大半面墙的画布……

    李念念一时之间,都失声了。嘴还微微张着,却是一丁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大半面墙的画布上,笔触很有林洵的风格,细腻又准确的,色彩却和林洵素来习惯的色调不符,画面上的色彩是鲜亮明艳的,整个给人的感觉就是温暖柔软的。

    像是阳光明媚的夏(日rì)午后似的。

    刚刚那幅随手的彩铅画上是她,这幅占了大半面墙大小的油画上也是她。

    林洵刚刚开的那句话头:那让你看到这一幅的话……

    他这话并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李念念的表(情qíng)已经将这话接了下去,她眼睛红红的,流出眼泪来。

    那让你看到这一幅的话,你怕是会哭的。

    其实是林洵想送给她的生(日rì)礼物,但他真的不太会什么保留惊喜,(情qíng)商低的人比较木讷,见李念念看到他画她就高兴,于是就把这幅也给她瞧了。

    少年人的恋(情qíng)青涩纯粹,懵懂又(热rè)烈,尽管是林洵这样(性xìng)格内向沉闷的人似乎也不能例外,浪漫起来总是没有个上限的。

    林溪准备随便做点吃的,一边从冰箱里往外捞要用的食材,一边讲电话。

    电话是林洵的班主任打来的,无非也就是要和她说今天的事(情qíng)。毕竟,状元的好苗子,学霸级别的优等生,而且又是个素来安静沉默的,却忽然和同学动了手。于班主任而言这就已经够匪夷所思了。

    更匪夷所思的是,原本班主任是觉得今天本来就要开家长会,双方家长好好聊一聊,各自教育一下自家孩子,然后和解了就行了。

    做梦也想不到,家长居然又打了一架……简直匪夷所思。

    “我先生的脾气是比较暴躁。”林溪倒是惯常的声音,温温和和的。

    先生在懒洋洋地看书呢,听到这话,就朝她看过来。林溪朝他露出个笑容来,然后就继续说道,“所以对方为什么说话要那么冲呢?孩子们年轻气盛说话冲点无可厚非,家长也没法好好说话么?我听我先生说,他刚开始也没发脾气也没动手的,对方先起高腔的……”

    薄扬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其实还真的(挺tǐng)喜欢看林溪这护短的样子。

    林溪和班主任聊了一会儿才结束了通话,薄扬放下手里的书,走了过来,接过了她手里的活儿,动作麻利地洗菜切菜。

    “我可不是支持你打架啊。”林溪强调了一句,薄扬点头,“知道知道。”

    随便做了点吃的,还没等开饭呢,李云深的电话打过来了,林溪愣了愣,然后直接把电话递给薄扬了,毕竟薄扬这男人心眼比针鼻儿还小的。

    薄扬显然对她这个举动很满意,笑眯眯的。接听了电话直接开了免提。

    “啥事儿啊?”薄扬问。

    李云深在那头默了两秒,才无奈道,“哎不是,我打的这是林溪的号码没错吧?”

    薄扬啧了一声,撇唇道,“你也知道这是林溪的号码啊?你说你一个单(身shēn)男人,老给别人家媳妇儿打电话做什么?合适么?”
重要声明:小说《纸短婚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359章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