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 忽然超越,人在凶下

    四方上下曰宇,宇虽有实,而无定处可求。

    往古来今曰宙,宙虽有增长,不知其始之所至。

    玄古之君与太乙天尊,此时已经回到了岁月尽头,在这里,孤寂的群星代替了混乱的时间流,两位世间至高者的战斗,惊动了那辆金色的战车,羲和的光芒划过岁月尽头,从亘古的时代注视着这两位绝世人物的到来。

    玄古之君望着四周的死寂,忽然苦涩一笑。

    “天地虽大,却无我容(身shēn)之所,我的故乡在何方?如今走到这一步,我再也回不去桃源。”

    太乙天尊道:“天意自古高难问,我心归处即故乡。”

    玄古之君:“我心归处?我心已寂,宛如这里的孤寂群星,化为大桑的一刻,桃源不复,希望尽熄,万象森罗都坠入寂宇,我们其实都是画中走卒,却总有人要摆出一副超然物外的样子,指点江山。”

    “太乙,我说过,你是无福气感受人间欢乐的,这不仅仅是应在你的权柄上。”

    太乙天尊:“君王说要让我消亡在此,可我也很想看一看,君王到底有什么手段,那太上八十一化中最强的大道之师,能否将一位天尊击垮?”

    “我也是太上八十一化之一。”

    玄古之君:“太上八十一化.......我等乃是世间变数之极,不可超越,我们都是囚徒,脖颈上死死挂着一副枷锁。”

    太乙天尊:“心中有枷锁,永世不得脱!如汝如是!”

    他声音加重:“吾当渡汝,脱此苦海!”

    金剑悬来,太乙的(身shēn)上涌动九色雷光,剑气纵横,慈悲之法化为浩瀚烟霞,普渡之光照破孤寂的群星,而这一次,两大盖世强者因为回到了【岁月尽头】,所以终于能被诸天尊照见!

    ...........

    “玄古之君!”

    诸天尊震动,其中有几人,尤其是太易天尊与太冥天尊,他们的神(情qíng)最为复杂,玄古之君啊,那是先天三尊之下第一强者,统治了玄古时代最长久的岁月,四君王为首的人物,更是太上八十一化中的最强者!

    大道之师!

    太易天尊曾经也受过他的点拨,那还是他弱小的时候,后来太易证道天尊时,玄古之君已经开辟了桃源仙乡。

    就这样过去了很久,四君王的统治终于迎来终结,赤明天崩导致玄古大宇四分五裂,无数大圣暴毙而亡,岁月与光(阴yīn)的桥梁都开始坍塌,而准备探寻无形之姿的太平天尊,在刚刚证道之后,就沉沦入过去断崖,紧跟着,太昭天尊被推上了位置。

    所以此时,太易天尊见到这位故人,他居然出现在了真世之中,并且(身shēn)处岁月尽头,而且还在与太乙交战!

    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为什么玄古君王会与太乙天尊进行厮杀?

    太易天尊去查看过去,一切的一切延伸到岁月尽头,在方才的一顷刻时戛然而止。

    在神火还没有蔓延到的时代,是无法看到景色的。

    绚烂与璀璨的光芒,九色的雷霆闪耀了岁月尽头,太易天尊看到了太乙的全力,后者手中的双剑砸碎了那片孤寂的时代,神火也糜烂了,被扫((荡dàng)dàng)清楚,而玄古之君同样全力出手!

    “人在井中。”

    他划开一个井字,很普通的一个字符,然而在这一笔之后,整个世间都被框住,太乙天尊所在的“坐标”坠落【深井】之中,使得一切都化为乌有!

    “世间一切变为了曲线。”

    太乙注意到了,岁月光(阴yīn),天地,风雨,雷电,法,气,大道,伟力,源血,宇世四力.....这些原本各自拥有运转轨迹的东西,在这一刻,于这个井字符当中,全都变成了扭曲的线条,并且通向一个无底的深渊。

    这是在弯曲一切概念并且无限拉长,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太乙天尊坠入的深井,既不通向过去也不通向未来,更不是几维世间与平行宇宙,那就是一个深井,【相对而言】,是没有尽头的。

    天尊的存在坚固不可撼动,所以这个井字符并没有对天尊本(身shēn)造成什么影响,如果是大圣恐怕早已死无葬(身shēn)之地,但麻烦的是,井字符在概念上的无限坠落,困住了四周的一切,导致天尊也难以从中轻易走脱。

    “世间最强的困锁阵法,莫过于这个井字了。”

    这一招让太乙天尊,包括诸天尊都发出了惊叹,同时很多后来天尊感觉到了威胁,同时猜测着,之前他们所感觉到的,那种能让他们置(身shēn)危险中的力量,除了太乙的金剑外,恐怕就是这位玄古之君了。

    在至尊之中,这位的本事恐怕要比道母还强!更胜混沌!

    “那毕竟是古时候先天三尊之下的第一强者,玄古之君,他之所以能够统治罗天那么久远的岁月,所拥有的力量自然是后来者们无法想象的。”

    北斗天尊见到了这位“老友”,他们曾经并称四君王,但事实上,不论是北斗,还是黄老君,亦或是梓元君,他们的力量,都差这位玄古第一君王太多太多。

    “太乙落入困境了!”

    天纪天尊的神色有些惊动,向来强势的太乙,居然也会变成这副进退不得的模样?

    在鸿荒天道之上,太宁天尊也注意到了这里的战斗,其他天尊都以为太乙陷入困境,但太宁天尊明白,太乙此时仍旧在试探。

    “不论巨阙挥舞的多么用力,不论金剑击打的多么恐怖,只要他的那种权柄未出,他就一直没有动用全力。”

    “这和当初与我对打是一样的.....他还在等,等玄古君王的所有底牌!”

    如是的权柄,是当初太宁天尊战败的根本因素,太乙在确认太宁没有比【太始之一】更强的手段之后,果决的动用了“如是”的权柄,一招打散了【太始之一】。

    如今玄古君王施展井字符,但这显然只是前奏,他的真本事还没有拿出,那么太乙天尊自然也不可能把自己的底牌全都施展出来。

    “会有结果的.....”

    太宁天尊的嘴角溢出血来,上次的创伤到现在仍旧没有恢复,他的气息外泄,显得有些颓然,丧失了大部分的斗志。

    ...........

    岁月的尽头,绚烂的光芒淹没一切,而后瞬间陷入巨大的空旷时刻。

    玄古君王的躯体被金剑划过,雷霆打碎了他的部分躯壳,而也正如太宁天尊所说的那样,当他手段尽出之后,太乙天尊果断动用了如是的权柄。

    万道归于本来,扭曲化为原初,金剑不给面子的打伤了玄古第一君王,九色的雷霆瞬间就肆虐爆开!

    而孤寂的群星化为空白,太乙天尊的第二剑轻轻落下。

    “既灭现前,忽然超越,世间世出,十方清静。”

    这是超越个体存在的一剑,能够达于众生立地之先,即在某种事物出现前就让它灭亡,造成既定事实且不可更改,是用第十一重心境施出的一剑!

    太乙天尊的存在化为空白,剑也成为空白,如是的力量开道,玄古君王长叹一声:“不获汝(身shēn),不闻汝人,但这一个字,还请你收下!”

    他衍化一个字符,当中金剑与巨阙交叉,而四方寰宇缺落一方。

    “人在凶下。”

    一个凶字被压出,而空白的金剑,本为致虚之剑,斩落玄古之君的(身shēn)上。

    却没有给他造成半点伤害。
重要声明:小说《峨眉祖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 忽然超越,人在凶下手机阅读